云舒的话,是个恐吓。

但她若是真到周五才知道,非被气死,看来这当领导也是个有学问的。

“不是我说,我身上哪儿好,值得你这么喜欢?

我丈夫差点提着儿子来灭情敌。”

安琪讨好的笑,说:“情敌倒不至于,呵呵,我就是担心你一个人去没人帮你,你弄不过来。

那拉和毛经理都有他们的事情,周俊不合适,公司还有的艺人,和你也不熟悉,摸不清楚你的套路,去了很尴尬,一点也不默契,只有我去了。”

“我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所有。”

安琪:“但是还有一个孕妇在,你又不会照顾人。”

“噗嗤。”

云舒笑了,“安琪,你让我照顾人?

还是照顾高维维?

就算我照顾她,她敢接受么!我是她老板啊,我是云舒啊,云家的千金,谢家的大少夫人,这个世界上能受的了的我云舒照顾的寥寥无几,她……够格么?”

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故事

安琪闭嘴了,那拉也不笑了。

能说出这句话的人,只有云舒!她能伺候的人,除了让人望尘莫及的那几位,可真没谁敢了。

而,那几位都是把她当成宝贝疙瘩一样的哄着,宠着,惯着。

“再说你当她们明星出行就一个人?

她们是有生活助理的好么,没事儿多和那拉学学,艺人哪个身边不跟个四五六个助理。

你呀你,哎哟,气死我了。”

安琪:“我去了可以和你作伴。”

“我到了罗马,直接撂出来我老公是谢闵行,你告诉我谁会不去巴结我。

但是我不会说,因为我和我老公低调。”

最重要的是,云舒想真真正正的对待这份工作。

她不想做一个,回家找老公哭出一个时尚秀,回家找老公撒娇出来一个合同,求老公求出来一个杂志……既然她喜欢,她就会带领自己的小团队,由她领头,一步步走出国际。

“小舒,这次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

安琪低头道歉。

云舒:“你也老大不小了,我比你小三岁,我儿子都会满地跑着叫妈妈了,你也该找个人嫁了,当务之急这才是正经事儿。

去罗马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安琪又激动又难过,矛盾的心理让她犹豫不决。

“记住,以后好好替我卖命。

报答我这个上级的人性化,去工作吧,我和我老公打个电话问些事。

记得帮我把门锁上。”

等到她一个人的时候,云舒给丈夫回过去,“老公,你给我介绍介绍艾拉呗。”

下午,艾拉在办公室好好的坐着突然被云舒召唤,她空手去云舒的办公室。

“小云总,有何吩咐?”

云舒笑眯眯的扬眉,示意前边的椅子,“坐。”

艾拉落座。

云舒:“听闻艾拉小姐姐会十国语言啊,大学辅修过意大利语,国语是英语,听说语言证抽屉都塞不下。”

艾拉:“往日的辉煌就不要再提了,我怕我骄傲。”

“啧啧啧,罗马去么?”

“不去!”

“必须去,这是命令。”

艾拉:“去得人够多了,我得守家。”

“守家的人换成安琪,你收拾东西跟我去,如果你不听我话,小心我扣工资处置哦~”“小云总,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云舒:“咋的,还准备学电视上一出,准备背叛我?”

“我有这个想法,但是没命做,boss会不留痕迹的杀了我。”

云舒转动椅子,悠然自在,“知道就好,你要记得,小云总的靠山,硬邦邦的,你们谁都不敢惹。

今晚回去收拾东西,周五一早出发。”

艾拉被临阵拉着上阵,她的内心一万句骂人的话飘过。

不过她也佩服安琪这个傻妹子,一声不吭的,这是云舒发现了,若是没发现,那就是公司的人都佩服她。

周五的那天清晨,小家伙得知妈妈要离开三天,他不舍得拉着云舒的头发衣服,不让她登记,“妈妈抱,不要妈妈走,呜呜……小猪在家。”

云舒之前都不难过,但是一到机场,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朝下流,想到要离开她丈夫了,不舍的哭啊。

“呜呜,老公,我不想去了,我怕深夜想你们会想哭。

我不舍得离开儿子,你们跟我去吧。”

“乖,你后边可都看着你呢。”

谢闵行将妻子搂在怀中,吻她的发丝,“三天时间,很快就结束,我和长溯在家等你。

到了那边,出机场就有我的人去接你,罗马的谢氏集团副总裁知道你去的消息,如果你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公司,没人敢拒绝你的一切条件。

在外边,我派了两个保镖暗中跟着你,放心大胆的做你想做的事情。”

云舒脸埋在丈夫的胸口,“你要照顾好儿子。”

“嗯,放心吧。”

“抽空去妈妈的小店看看爸爸,他一个老人家怪孤单寂寞的,你去陪陪爸爸。”

谢夫人跟着她的驴友去游走江湖了,她在六十多的年纪,过得是二十多岁年轻人羡慕的生活。

她认识了许多有趣的朋友,结交了一些奇怪的人群,接触的思想也和她的产生碰撞,相处很愉快。

她见识了祖国的大好河山,风景辽阔,秀美的世界,并且一直在路途。

谢夫人去了好久,她完的放飞自我,像一颗自在的蒲公英,风将她吹到哪儿她票到哪儿。

一些小穗子,跟着风吹散,飘远,轻轻地自由自在。

壮丽的高山,辽阔的草原,无垠的沙漠,天空之境般的湖面如同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让人不舍得离开,又有天使的翅膀,茂密的森林……谢夫人从未如此快活过。

她的车是组装的,谢先生担心她的安慰,特意命人组装了一台越野车,就为了确保她的安。

云舒看到车的配件后,她说:“妈,你碎了,车都会完好无损。”

谢先生为了车可是费了一番功夫。

前妻的恣意,成了他的报应。

一个人在店里,美其名曰修身养性,照顾花花草草。

不过是借着她生活的地方,来思念来惩罚自己罢了。

前半生,她等他。

后半生,他等她。

云舒:“你记得,一天和我一个电话,小财神要和你一起睡,你晚上别熬夜加班,还有记得想我。”

“好。”

小家伙撇着嘴,不愿意离开他的美腻妈妈。

从出生就没离开过云舒的小家伙在云舒红着眼进入登机口的时候,他哭得比酒儿还大声,在谢闵行的怀中,乱踢。

他站在地上,小手拽着谢闵行的手指,去检票口,“妈妈,要妈妈呜哇~啊~妈,昂,妈,回家呜哇。”

检票口的云舒也想跑出去,她哭得眼皮红肿,不舍的表情再明显不过。

小家伙见拉不动爸爸,他直接撒开手,小人突突突的跑到检票口,准备冲进去,口中一直喊着云舒。

检票的工作人员看的都不忍阻拦要妈妈的孩子。

高维维看不得这种感人的场景,她也要当妈妈了。

艾拉:“太太,再不走,公子可就真追上来了。”

云舒抹泪,飞快的跑到拐角处藏起来。

小家伙一看妈妈消失了,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躺在地上,在机场耍赖,打滚,哭闹。

首富之子在机场撒泼,如果发出去又是一条爆炸性新闻。

追高维维的狗仔看到这一幕,他们拍照的勇气都没有,多么大的八卦啊,眼睁睁的看着它没有。

就因为杨二爷的命令……只见,他西装革履的走到儿子的身边,高高在上,手叉进裤兜,俯视地上的儿子。

等他哭够了,变成小声的抽泣,这才弯腰抱起他走出机场。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