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尚南市,褪去了白日里的燥热。

牛裂如同一只掌握攀爬技能的英斗犬,紧张的贴在墙上,扭曲着宽厚的腰肢前进。

虽然黑色的夜行衣很难掩盖住他那雄壮的身躯,但牛裂偏偏还能做到抬脚落手间无声无息。

夜晚的尚南市,褪去了白日里的燥热。

牛裂如同一只掌握攀爬技能的英斗犬,紧张的贴在墙上,扭曲着宽厚的腰肢前进。

虽然黑色的夜行衣很难掩盖住他那雄壮的身躯,但牛裂偏偏还能做到抬脚落手间无声无息。

“牛爷堂堂6星武者,尚南驻军武道教头,竟然来这里干这种事。”

“还搭档了穆舍这种缺根筋的傻子。”

“唉,人一旦过于优秀就是会如此烦恼,想来头儿也是找不到其他更好人选了。”

“毕竟竹篱那个娘们手无缚鸡之力,小盒子也就能拿个棒棒糖的水平。”

“果然,最后还得需要智勇双全的我出马。”

想到这里,牛裂的眼中浮起深度自信,手脚动作越发轻缓,呼吸悠长,心跳更是压低到每分钟二十次左右。

独处唯美女生与她的小泰迪私房生活照

为了避开下方视线,牛裂选择了从楼梯侧面爬到十层,然后旋转下降攀爬到四层的策略。

这是相当稳健的方案!

前面是六层走廊阳台探出的檐顶,牛裂准备把降落绳索的轮状回收装置放到这里。

双手轻轻压到檐顶,牛裂倒立着无声移动一米后,以充满力量美感的缓慢动作卷腹收起,脚掌落地,身子回起。牛裂做了一个极度标准的单杠动作。

【很好,一切都在计划中。】

从背后掏出回收器按下,强大的吸盘瞬间锁住。

将腰间的绳索挂钩卡在回收器,牛裂的嘴角浮起邪魅狷狂的笑容。

【今天就是八境战将,牛哥也给你家里探个通透!】

牛裂眯起眼睛,鼻翼翕动,他轻轻嗅了嗅。

“呦,这烟草质量可以啊,就这穷掉腚的地方还有人抽烟?真特么暴殄天物。”牛裂低骂了一句,撇撇嘴准备跳下。

然后视野里突然出现一只毛糙的手掌,捏着一根皱巴巴的香烟,悬停在他的面前,甚至还努了努。

“来一根?”低沉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牛裂眼神浮现茫然,鬼使神差般的接过那根香烟,竟然还闻了闻,将烟嘴塞进了嘴里砸吧了一口。

而后……

在下一个0.1秒内,牛裂倒吸一口凉气,眉毛猛然立起!抬手就是一拳抡过去。

“卧槽,吓死你牛爷了。”

啪。

那一拳被一只蒲扇大手牢牢握住。

然后在牛裂不容分说的间隙里,噌的一声,火苗诡异的从黑夜中浮起,一根火柴精准的递过来,点着香烟。

牛裂原本正在凶狠的发力,然而这根火柴却让他瞬间泄了一半力。

嘴巴不受控制的还嘬了一口。

嘶~~

这烟叶子好啊。

通透!

“草!”牛裂又是一声从嘴角缝里骂出,提膝撞去,却不曾想被另一只大手猛地钳住膝盖。

这次他可算看清了,身边竟然站着一个比他还壮的大块头,那充满违和感的腱子肉和背带裤,面带迷之微笑的中年大叔脸。

唏嘘的胡茬和闪烁汗水光泽的肌肉,两人充满哲♂学感的姿势。

保加利亚版马里奥?

这尼玛变态啊!

牛裂感觉背后汗毛都竖起来了,自己这他喵的是碰到啥人了啊。

跟鬼似的出现在身边不说,而且来这膀子力气看样子竟然比自己还大?

“你是人是鬼啊,你要干啥!我跟你讲你别乱来啊。”牛裂感觉说话都不利索了,这出门见鬼的感觉太吓人了。

“吃烧烤吗?新店开业八折。”牛裂眼中的肌肉大叔面带微笑,语气和善。

听到这句话,那股凉气终于毫无保留的冲上脑顶,牛裂发现挣扎不开后脸色都变了,低吼道:“你松开啊,我不吃!”

然后,趁着那中年大叔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功夫,一头槌撞过去。

“老子锤死你。”

砰!

牛裂仿佛看到了新世界。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应该是被火车头给撞了,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直翻白眼。

“我说你怎么看着雄伟魁奇,做事竟是这种下贱路子?”中年大叔揉了揉脑门,刚那一下撞得他还真是有点疼。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穿成这种变态模样出现在六层走廊外的檐顶上,老子还没问你呢。】

牛裂很想吼出来,但是他竟然发现对方的气场太强了,强到自己竟然内心在隐隐颤栗,所以他咽了一口唾沫,强行镇定说道:“兄弟混哪条道上的。”

“哦,修车的。有时候做个早点夜宵之类的兼职,现在这个时间点刚好做烧烤。怎么样来点吗?新店八折优惠。”唐辉一手抓着牛裂膝盖,身子又向前压了了压。

两个肌肉男似乎有些贴的过近,某种奇妙的氛围悄然升起。

【去尼玛的烧烤,你这是强人所难啊。单手压制牛爷臂力,你说你修车做烧烤的?把你牛哥当傻子涮!】

牛裂憋红了脖子,膝盖一厘米一厘米的从唐辉手中抽出,艰难开口:“叔,这样……你放开我,今天都好说。”

“万一你要过来偷东西呢。”中年大叔摇摇头,表示否定。

“我不偷东西!”牛裂争辩道。

“那你干啥来?刚还贪了我一根烟。”

“我来送东西了!”牛裂脑子一热说道,竟然还提香烟,这烟不可能还的。

对,他就是来东西了,过来送几只机械侦测蚂蚁。

这么说没错啊。

唐辉轻吸了一口凉气,眯眼打量着牛裂,“呦,你们这快递送的还挺硬核的啊。”

“说吧,叔这人和善,理由正当不会为难你们的。”

牛裂涨红脸闭嘴不答,难道说别看我现在做贼似的,其实我是个特别行动队的战士,我是得到了尚南军区的收益?

这还不够给尚南驻军丢人的,真要被知道,上边第一个先弄的就是自己。

“小伙子有骨气。”

“这年头有气节的人不多了。”

唐辉脚下随意一踹。

砰!

牛裂瞬间感觉眼前天旋地转,然后视野陡然变倒,他被踢到半空,头对着六层之下的阴暗地面。

他被人单手提脚悬在半空,就像屠户手中待宰的鸡。

“要不叔这样把你扔下去如何?”

“哼。”

牛裂呵的一声冷笑。

就这距离,牛哥肉身坠地最多破点皮毛。

“看样子不够啊……那就再往上点吧。毕竟我老唐说过要守住这一家子的,你能找到这里,这些年还是第一个。给你个光荣的死法。”

唐辉淡淡开口,屈膝,抬头仰看着上百米高的垂直楼面。

屈膝,一跳。

大脚垂直踩在楼侧面的那一刻,唐辉倒提牛裂,化作一条狂龙逆势上冲!

眼前视野飞速远离。

牛裂嘴巴都张圆了。

卧槽——

凭啥找到这就要死啊。

这特么和计划不一样啊,自己这是进了战将老窝了?

“这是误会啊——啊啊啊——”

“我是尚南市第七特别行动处的队员!”

“放开我啊!”

牛裂现在看着百米下的地面,真的肝胆俱裂了。

“嗯?”

唐辉一手扣住墙体,皱眉沉思,脸色渐渐凝重。

那些人的势力竟然都已经渗透到军方了……

****

&nbsps:五更完毕,明天开始为盟主加更!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