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几个都说说,他梁九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看在琴仙的面子上我已经不和他一番计较了,想不到他梁九的心思竟然如此的毒辣,想要陷我于不义中,正午峰谁不知道我扇三摇对他有再造之恩,可是他竟然是不念旧情,那也不要怪我了!”扇三摇本来现在心中就有一团邪火,琴仙已经在酿酒山庄居住了几天了,她可曾想过这几天他的感受吗?只有自己才是对他用情至深的男子,梁九到底是做了什么,让琴仙变成了现在这样?谁能想象的到,一向冷静自持的扇三摇也会有方寸大乱的一天。

“大人不用着急,您想想看,那梁九刚刚和你激战一场,如今更是有琴仙大人相陪,此刻他的心中自然是无比的高兴,又怎么可能会再次挑衅呢,这不像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您见过有谁会在外面大肆宣扬自己的弱点的呢?这样的人我是真的没有见过。”天地玄黄四大护法中排行第三的病潘安分析道。

病潘安此人长相俊美,可惜许多年前在修炼中,真气伤到了肺部,导致天气一冷,就会不断的咳嗽,为了不影响自己行走,他索性就打造了一支一人高的拐杖,这拐杖的顶部是一个狰狞的狼头,近些年来,病潘安倒是不喜动武,爱上了智谋,可以说他就是整个正午峰的智囊,与扇三摇并称为正午峰守护者昌明的左膀右臂。

在昌明闭关的这些年中,他病潘安又是成了扇三摇的智囊,扇三摇沉吟片刻,“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也就是说一定是第三个人肆意散播了这些个消息,好让我和梁九再次发生激战,是这意思吗?经过病潘安的一番提点,扇三摇已经是想的很明白了,设下这计策之人,智谋不在老三之下,当真是十分的棘手。

“不错,此人能在无声无息中就将你二人的矛盾彻底的激化,说明这人对你们是很了解的,他很会隐忍,更会挑选时间,如今琴仙来了,这事情一出,你让这个女人如何看待你呢?老四,你不是不知道,琴仙最讨厌的就是言而无信之人,你这么对待梁九,还指望她会和你再续前缘吗?不,这女人心中的天平只会倾向梁九,难道这就是你希望看见的吗?我的建议是,再次力搜查这暗中之人,尤其是谢长安那几个,因为只有他们才是外来的,这些个试炼弟子来了以后,真的是将三才秘境弄的一团糟。”

其实,在扇三摇的心中自然是第一个疑心谢长安,除了他以外,这正午峰中再无第二人能有这样的胆子,他越是这样,扇三摇就越是喜欢他,此人智谋无双,自己也是饶了他这么多次,更是让他做了酿酒山庄的新主人,再这么下去,只怕自己的地位不保,“来人,将谢长安带我这里来,我有话要问他。”

“你当真是胆子不小,你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的人,消息是你传出去的吗?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吗?”现在日心二毛等人都不在自己的身边,能给这个男人出主意的也就只有自己了,武元自然是不能见到谢长安这样下去,可见到谢长安一脸的悠然,他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难道是这个男人傻了吗?

“你错了,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你想想我成为酿酒山庄庄主以来,那梁九可曾见过我一次吗?没有,他自然是不会搭理我,现在他的心思都在海燕身上,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更加的去找扇三摇的晦气,情敌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现在的你还不明白,日后就明白了。”

海燕终究是海燕,只要她愿意的话,他的智谋不会弱于自己,就好像现在这样,“你说什么?你认为除了是扇三摇以外,不会有人这么对你了吗?胡说,难道你忘记了吗?你能有今天那都是因为三摇,难道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的吗?而且之前他已经答应我,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你为什么就是不能相信他一次?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想不到我心中一直挂念的人竟然是这样的!”

王海燕很清楚,对于心爱女子的那种爱而不得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就好像是她和谢长安一样,爹爹的问题一天不解决,那么他们两人之间的鸿沟就一直存在,就算是现在小了许多,但她想要的是平整无痕的地面。

“是是是,你说的对,是我鲁莽了,我稍后就会和三摇陪个不是,别生气了行吗?”这类似表白的大段言语,是真的让梁九的心软了下来,但这不过是表面而已,实则心中对扇三摇的怨气那是有增无减,该死的,以为她刚才没有听出来吗?琴仙的每一个字都是向着扇三摇的,他自然是不会和琴仙说什么,但是扇三摇竟然如此的过分,那自己也不会让他好过!

“管家!管家!”梁九高声呼喊管家,少时,管家缓慢的走了过来,声音低沉的说道“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吃冰淇淋的马尾清纯美女

“先生,你居然叫我先生,你是不是傻了,我是庄主!”梁九怒道。

管家依旧是无比的恭敬,“您是庄主,但那是之前,现在的庄主是谢长安,想来这事情你也是知道的,您能进来居住这么几天,也是新庄主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请您不要太过分了,不然的话,大家都不好看!”

梁九怒极反笑,“好一个新庄主啊,这酿酒山庄能有今日是因为谁的缘故,是我,可是扇三摇居然不念旧情,先是觊觎小仙,再是夺了我的山庄,好啊,难道这正午峰还真的是他一个人的天下了吗?我这就是去找昌明大人,我就不信,昌明大人不能还我一个公道!”

昌明闭关多年,整个正午峰的人,梁九和四大护法是少数知道昌明闭关所在地的人之一,看看吧,这正午峰都是成了什么样子,已经成了扇三摇的一言堂了,现在有诸多弟子是只知道扇三摇而不知道有昌明了!

“不可,多年前,昌明大人就立下了规矩,在他闭关期间,正午峰的大小事务都是交给三摇大人,任何人不得去打扰他,若是不听,则按照背叛之罪处死!先生,看在昔年的情分上,我提醒你一句,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冲动,知道吗?”

“放屁!他扇三摇都欺负到我的头上了,难道我还不能反抗吗?真当我是泥捏的吗?管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昌明大人我是一定要找的!”

正午峰的山顶上有着一处山洞,其名为光明洞,此地外人不得而知,一般的法子也找不到,只有在日月同时出现的时候,这光明洞才会出现,日月同时出现这一现象是正午峰独有的,五十年一次,出现的时候,光芒是藏而不露,有着很强的压迫感!

今年正好又是五十年之时,梁九一早就来到了正午峰的山顶,“弟子酿酒山庄梁九,渴求昌明大人一见!并传授我制敌之法!”多年前昌明在闭关前曾对梁九说道,若是真的遇上了什么危难,之际可以满足他的一个要求,这算是昌明对梁九所做贡献的奖励!

多年过去,今日就是要兑现诺言的时候,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太阳和月亮真的是同时出现了,两种光芒交汇在正午峰额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这岩石渐渐的下沉,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双目紧闭的中年男子,“小九,你终于来了,你不用说了,事情我都清楚了,你和三摇之间的恩怨,真的是该做一个了结了,放心,我这就传授你克制冰火三变的一门心法!

是的,他们两人的恩怨真的该做一个了结了,这一战只能有一个笑到最后!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