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说塞巴斯蒂安已经不怕心灵法术了,贝拉信吗?敌人说什么信什么?她当然不信了!

是上面那个吸血鬼长老懂心灵法术还是她懂心灵法术?贝拉认为没人比她更懂心灵法术!

对于异能和法术,她有自己的一套判断标准。

双方境界根本就不一样!对方认为塞巴斯蒂安已经完美无缺了,贝拉可不这么想。

能吸收任何能量又如何?她深吸一口气,体内灵能调动超过七成,之后对着塞巴斯蒂安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猛攻。

不光是心灵法术,即死类法术,她很擅长的冰系法术、水系法术,学会了一直不怎么用的雷系法术,和最近刚刚会一点的火系法术部释放一遍。

冰枪中带着剧毒,火球术中包含着延迟爆炸的特性,心灵法术更是添加了一丝从火种源中研究出来的灵魂活性,创造生命、创造灵魂的境界离她还有点远,但让有形或者是无形的东西短暂存活那么几秒钟,她是可以做到的。

心灵震爆中的灵能被塞巴斯蒂安吸收,可还不等转化,这部分灵能就按照谁也想象不到的方式开始变形,之后像野牛一样,在对方积累能量的细胞内乱撞。

贝拉猛攻了一分多钟,有的灵能法术狂暴,有的寒冷,有的更从内到外都透着诡异,她倒要看看塞巴斯蒂安的上限在什么地方。

“哈哈哈哈——不得不说,你的表演很精彩,没有用的!血神是无敌……”吸血鬼长老说着说着就停顿下来,贝拉比他的反应速度还快,拉着006往后瞬间跑出去三十多米。

不跑不行,因为塞巴斯蒂安的身体内发出了一阵爆响,最初声音很小,随后就像雷鸣一样,连绵不绝,最后他的身体更是从左肩到小腹处整个炸开。

粘稠的血液和油脂喷得到处都是。

单眼皮美丽花下女孩两片薄薄嘴唇甜美俏皮写真

他并没有死,或者说还没完复活,脊椎顽强地支撑着大半个身体,左肩和左臂则耷拉着向下坠,重力拖拽着这部分肢体,导致塞巴斯蒂安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人撕扯一样,裂缝越来越大。

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突然从原本是胃的部位钻出,手肘部位长满倒刺,随后手掌更从肚子里把另一个有些畸形的脑袋拽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有什么倒霉事吧?”006颇为忐忑地问贝拉。

“原本我以为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可现在?这个变化是我没预料到的,再退十米……”

贝拉仔细观察塞巴斯蒂安,这家伙确实是可以任意吸收能量,但他有一个身体承受极限的问题。

吸血鬼的血池把他的上限大幅度提高,但极限还是有的。

贝拉输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魔法,那些法术可没那么容易被转化,大量能量淤积,导致身体承受不住而炸开是正常的,可现在这家伙的畸变就有点不正常了……

她觉得塞巴斯蒂安多半是囫囵吞枣,把战场上的负面情绪也吸收了,这些畸变看起来更像是负面情绪造成的。

现在该怎么办呢?

“血神!停下!停下,我命令你……”吸血鬼长老发现塞巴斯蒂安已经失控,试图重新获取控制权,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道近乎不可见的光芒击穿了塞巴斯蒂安的脑袋,血池中一直在翻滚沸腾的血液很快就把伤口愈合,但对方吸收外界能量的进程明显是被打断了。

什么情况?贝拉连忙转身,就见一个华裔老伯手中拿着一根香蕉远远地跑了过来。

老伯从贝拉身边跑过,还歪嘴对她笑笑,之后转头就对着塞巴斯蒂安“呼呼哈嘿”地挥舞香蕉,他身旁还有一个金发高挑的女郎,女郎手中拿着一个吹风机,此时也咬牙切齿地对着塞巴斯蒂安做出开枪的动作。

在生死关头,塞巴斯蒂安总算恢复了一些生前的意识,他再也顾不上吸收血池中的能量了,对着一旁的墙壁撞出一个大洞,之后撒腿就跑,华裔老伯和金发女人根本没有跟贝拉他们废话的意思,两人举着香蕉和吹风机在后面猛追。

目瞪口呆的贝拉:“……”

她脸色古怪地看向006:“刚才是不是我眼花了?跑过去的那两个人,看起来平平无奇,那是普通纽约市民吗?”

006无言以对,自己一定是个假特工。

他们三拳两脚解决掉老吸血鬼,贝拉一个火球术把血池炸掉。

“你在这里清除残余,我去追那个家伙!”留下006,贝拉给自己施展了一个加速术,之后就像飞一样去追前面的“普通纽约市民”。

塞巴斯蒂安身体上的畸变越来越严重,他好像把战场上的怨念、恨意、杀意部吸入体内,原本的消瘦中年人变成了一个五百多斤的胖子,眼睛、鼻子和嘴都挤在一起,现在这副尊荣别说万磁王、白皇后,就是他老妈过来,也认不出这是谁了。

这家伙力量暴涨,一下子就能跳出去几十米远,双脚用力,一路跑过的公路被他踩出大片的蛛网状裂纹。

肥仔塞巴斯蒂安在最前面跑,华裔老伯和金发女郎紧追不放,贝拉则在最后面猛追。

咦?她追着追着,发现一个菜市场大妈一样打扮的“市民”拿着饭勺也加入了追击的队伍,随后是一个七八岁拿着水枪的小男孩,之后又冒出来数个看起来就特别路人、特别酱油的角色加入追击的队列当中。

他们的武器五花八门,从皮搋子到羽毛球拍,什么东西都有。

一堆人像是参加什么长跑比赛一样,在曼哈顿街头飞奔,跑着跑着,贝拉侧面的写字楼里又跳下来一个黑人老哥,某个瞬间她以为是黑卤蛋,之后才发现不是。

这位老哥比黑卤蛋矮一点,瘦一些,他穿着皮风衣,背着一把长刀,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要知道现在可是凌晨一点半,这个时候戴墨镜还背着刀出来飞奔的能是正常人吗?

“你是……你是吸血鬼口中的刀锋战士吧?”贝拉和黑人老哥一起并肩跑,她把对方打量两眼,很快就辨识出了这人的身份。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