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了一番功夫,两人总算是通过了那处极为狭小的缝隙,走出山区,进入丛林。

两人年纪相当,爱好也差不多,无论是聊日本古代神话,还是说锡克教的一些教义,都能聊到一起。

她们在林间步履如飞,说着说着,劳拉就想起了之前自己被夹在缝隙间贝拉推她的那一下,这力气实在是大,差点把她挤爆了……

劳拉捏了捏贝拉的手臂:“你的肌肉线条真好看,怎么练出来的?”

“我有一个秘密基地,经常做一些高强度的上肢训练。”贝拉实话实说,没有隐瞒。

类似的训练她在做,娜塔莎在做,芭芭拉在做,甚至连萨曼莎这个中年妇女有时候都会去健身房专门锻炼肌肉。

为了追求形体的健美,练习瑜伽、普拉提的女性很多,但是进行肌肉锻炼的女性也有不少。

西方这边的健身理论认为每增加一公斤肌肉,热量消耗就会增加一百大卡,也就是代谢水平提高了,身体燃烧脂肪的速度变快,从健康的角度上说,比单纯的做有氧运动更加合适女性。

力量增强,在生活中也比较方便,遇到色狼,可以迎面给他一拳,对着下面猛踢一脚,或者单手抱着婴儿,或者乘坐交通工具的时候轻松扛起行李箱什么的……

女性受限于睾酮,很难练出男性的那种大肌肉,很多女性的手臂看起来纤细,实际力量并不差。

贝拉就能看出劳拉进行了大量的体能训练和肌肉训练,她就讲述自己平时习惯做的几项运动。

说着说着,劳拉的声音突然压低,两人也算是共患难过了,彼此的性格很投缘,她就问出了一个较为私密的问题。

撒娇赖床的清纯小美女

“你长时间保持这么大的运动量……怎么解决那些方面的冲动呢?”

其实劳拉问的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

运动量大,血液中的氧气就多,运动的过程中还会释放让人体感觉很舒服的内啡肽物质,这同样会加深身体的冲动。

很多健身房的感情都是这么催生出来的,但那种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劳拉看着她的脸庞,带着疑惑追问:“靠男朋友?还是靠女朋友?还是靠手……?”

贝拉轻拍了她肩头一下:“我没那么饥渴……我有一套调整呼吸的方法,可以让自身保持平静。人类不是野兽,古代先贤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他们为此开发出很多的有效方法。”

贝拉确实在这方面有很深的研究,还是那句话,越是操控心灵的人,心灵中的问题越多!

人心是很复杂的一个东西,日本的演员,八十岁都能自杀,很多时候,心思走进死胡同,就会十分危险。

时刻保持自身平静,这是很多宗教都要求信徒做到的一种必要修行。

贝拉对着劳拉卖了个关子,扯了一大堆没用的,这才回到正题:“我综合很多宗教典籍,研究出一套化解冲动,并把冲动重新转化成力量的呼吸方法,我只教过我妹妹,效果还不错,你想学吗?”

劳拉快速点头,很多时候这种冲动不是说忍就能忍住的,硬憋着很难受,她现在没有爱人,更不想去玩什么一夜情。

对于贝拉口中的呼吸法她颇有兴趣。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贝拉拖着长音:“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劳拉:“……”

她很想问问贝拉,你的烧是不是还没退?可看着她的认真脸,终究是没问出来。

“你就是最美丽的女人。”

“态度不够认真,请再回答我一次,这个问题很重要。”

“好吧,好吧,咳咳!你就是最美丽的女人!”

贝拉微微皱眉,这些有点姿色的女人就是难搞!当初的娜塔莎是这样,现在的劳拉也是这样,太敷衍了吧!

“其实我觉得你还可以再大声一点,勇敢点,只是说真话而已,有那么难吗?”

劳拉左右看看,四周连个鬼影都没有,虽然不明白贝拉的用意,但她也不觉得说一句话会让自己损失什么东西。

摆正心态,用近乎吼的嗓门说道:“你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很好!贝拉感受了一下,灵能在快速增长!她很满意。

原本她已经不玩这些招数了,限制她的是对世界的认知,是心湖的深度,不是心湖的广度。但没办法,谁让卡吕普索暗算了她一把呢?百废待兴,闲着也是闲着,能恢复一点是一点吧。

对她来说,劳拉这些漂亮女人的赞美一个能顶一百个。

如果找一百个劳拉,一直站在这儿赞美她,她估计有五六个小时,就能恢复盛状态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啊,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不用那么大声喊出来……我现在教你一套独特的呼吸法,如果你练习惯了,那么一边呼吸,一边就能恢复体力……”

贝拉遵守承诺,教导劳拉自己独创的呼吸式回血法!靠着呼吸就能恢复体力。

这套方法她融合了诸多宗教内的秘技,目前只教过娜塔莎,劳拉算是第二个。

说着说着,正在她琢磨怎么再蹭点赞美的时候,突然发现斜后方有窥视的目光。

她猛回头,鹰眼视觉内看到的不是敌意目标,但还是喊道:“谁在那?出来!”

树丛中一阵摆动,贝拉从自己制造的简易刀鞘内抽出不死斩,劳拉也拉开弓弦。

“劳拉!是你吗?”树丛中走出一个满脸胡须,穿着破旧褐色衬衣的中年男人。

这是谁啊?贝拉一时间没想到这是谁。

劳拉一眼就认出了来人,呆滞了数秒。

“爸爸?是我啊!我是你的小劳拉啊——”女探险家的目光中带着泪花,她松开弓弦,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劳拉快步冲过去,紧紧拥抱中年男人:“爸爸,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一直在后面跟着我们?”

你吼那么大声,直接把我吵醒了啊!

中年男人沉默着没说话,只是用力抱着女儿,眼眶有点微红。

贝拉皱起眉头,这个中年人一直跟着她们?他没听到一些女性间的私密话题吧?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