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震天的突然到来,让三大家族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个比一个着急。

但坐在龙公馆一间豪华办公室中的李震天却一点也不急,他拿出烟斗,一边抽着,一边看着桌上那三张请帖,只觉的很好笑。

在他的对面,绝刀、苍龙与剑狂三人并排站着,一脸恭敬。

“官场果然是官场呐,我才走马上任不到一个小时,三大家族的帖子都发过来了,你们三个说说,我该和谁吃饭?”

李震天开口问道。

卖鱼卖了几十年的绝刀对人情世故一向不感冒,耸了耸肩道:“公子,都是一些拍马屁的主儿,跟他们有什么可吃的。三大家族不是很牛叉嘛,咱们就偏偏不给他们面子,谁的饭都不吃!”

李震天撇了撇嘴,没吭气。

当了几十年保安的苍龙自是有察言观色的本领,笑了笑道:“绝刀,你是卖鱼卖的脑子不灵光了,三大家族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随便一个家主跺跺脚,都能让整个汉国震三震,人发来请帖,算是给足了面子,咱要是不去,可就把人得罪了!照我看,公子应该先与清极安家吃饭,安家连续几届都掌管着金都内卫权,分量自然要比其他两家重一些。”

李震天仍然没有说话,只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斗。

游戏主播剑狂对吃饭虽完不在乎,但看李震天似乎为此有些烦恼,便也发表意见道:“公子,我觉得吧,凡事有个先来后到,这第一个送帖子的是河里竺家,咱们应该先跟河里竺家吃。否则没有个道理讲究,去吃哪家的饭,都会得罪其他两家!”

李震天莞尔一笑,磕了磕烟斗的烟灰,这才开口道:“你们三个说的都有道理,但这件事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三大家族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只是跟哪家吃饭似乎都不太好!”

说到这儿,李震天忽然抓起三张请帖,使劲揉了揉,直接扔进了垃圾筐中,接着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金都内卫权的考察是大事,怎么也不能落人话柄,所以他们请的饭,我谁的都不能吃!”

美图solo版 超强欧美风

对面的三位门徒一脸懵比,闹不清公子又说吃又说不吃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震天站起身,微微一笑,“你们三个不明白我要做什么?”

三位老中青同时摇头。

李震天笑道:“他们请的饭,我不能吃,但我却可以请他们。你们三个,现在就分头行动,去告诉三大家族,我李震天今晚七点在金都最大的碧海楼请他们吃饭,谁要是迟到了,罚酒三杯!”

“公子,你这手解控解的好啊!”游戏主播剑狂忍不住称赞道。

苍龙也是颔首微笑,他很小的时候跟过吴公子,那时他就觉得这世上没有比吴公子更才智双的人,但如今的李震天却让他隐隐有一种错觉,这位总是一身暴发户打扮的二代门主,实际也是位粗中有细才智过人的人物。

比起吴公子嘛,是差一点,但却已足够傲视天下了。

绝刀话少,思想也少,但行动却很快,在那两人说话思忖的时候,已经闪身出了办公室。

“公子,那我们也去了!”

两人一抱拳,也要告辞。

李震天点点头道:“行吧,我也正好趁这个功夫,去看看我的两个好闺女!”

玄道学院。

顾功阳办公室中。

这位爱好看戏的老院长此刻也已知晓了李震天的事。

他很开心,因为李震天被委任,足以说明他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

上边有意要对三大家族动手。

而李震天会是一根引线,到了一定时候,就会点燃上边早已埋下的明雷暗雷。

“这戏份是越来越精彩了!”

顾功阳喝了一口茶,满脸得意。

此刻的金都,表面看起来平静如常,但实际已暗流汹涌。

随着李震天的走马上任,三大家族暗地里的较劲会进入白热化阶段。

这其中唯一的问题就是,李震天会怎么做?

他又能不能体悟到上边的意思。

但既然上边委任了他,那他八成是明白了。

正思忖间,武技课先生张不就却忽然推门而入。

“院长,出了点小问题!”

张不就一进来便道。

顾功阳稳如泰山道:“别慌,慢慢说。”

张不就道:“方才上课,学员们都在议论,咱们积分兑换系统的所有丹药库存都被清空,大家兑换不到自己想要的丹药,都很着急,是不是系统出问题了!”

顾功阳也没多想,疑惑道:“这怎么可能,咱们的丹药储备不少啊,就他们这次试炼获得的学分,能兑换一半就不赖了。”

张不就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顾功阳道:“工作人员那里问了吗?”

张不就摇了摇头,“还没问,但我想应该不是他们的问题,就直接先来向您汇报!”

顾功阳低头沉思,片刻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脸色一变,一手轻拍茶桌道:“你去把夜帝那小子给我叫来!”

张不就一愣,“这事跟夜帝有关系?”

顾功阳道:“你先别问那么多,回去把夜帝叫来,然后继续上课,这事我自会处理!”

“好吧!”

张不就拱手告辞。

不一会,黑头黑脸的夜帝哼着小曲来到顾功阳办公室,也不等顾功阳开口,就大剌剌的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支烟,样子要多舒坦有多舒坦。

顾功阳黑着脸,看了他半天也没开口,他是想让这小子先感受一下他的怒意。

结果李大年似乎然不在意,慢条斯理的抽完一支烟,这才发现顾功阳不太对劲儿,开口笑道:“院长,您这是昨天没睡好?脸色怎么有点黑!”

“黑你个大头鬼啊!”顾功阳直接劈头盖脸的骂道,“夜帝,你小子是不是太狠了点!”

“狠?”李大年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解道,“院长何出此言?”

“还跟我装?”顾功阳气的直吹胡子,“咱们学院的丹药,是不是被你小子给清空了?”

李大年满不在乎的回答,“是啊,怎么了?有问题吗?”

“废话,当然有问题。”顾功阳敲着桌子道,“你知道咱们学院每年从南海紫烟宫购买丹药,需要花多少钱吗?你小子倒好,逮住免费的,就使劲往兜里装,你当学院是冤大头啊?你把丹药清空了,别的学员怎么办,他们还修炼不修炼了?”

“院长,你这么说我就不明白了!”李大年也来了脾气,“这银学分兑换,是你给我改成免费的,完了又怨我把丹药清空,不是逗我玩呢?你要早说我不能随便兑换丹药,就别给我改成免费啊!”

“哎哟我去!”顾功阳简直气的肝颤,“你小子咋还理直气壮了?给你改成免费,是为了让你方便修炼,不是让你把丹药放在自己腰包,你现在拿这么多丹药能消化了?不怕撑死你?”

李大年撇嘴道:“这您放心,多少丹药也撑不死我,我还只觉得学院这么大个盘子,库存少呢!院长,您要没别的事,我就回去上课了,张不就先生这节深入讲武技的高端操作,我很感兴趣!”

李大年潇洒起身,扭脸就走。

“等等等!”

顾功阳很没脾气的叫住他,带着股央求的意味道,“夜帝,能不能退上一部分丹药,给其他学员留点,否则的话,我又得花大价钱向南海紫烟宫买。”

李大年停下脚步,回过头笑了笑,“院长,玄道学院缺钱吗?”

顾功阳摇了摇头,“当然不缺!”

李大年摊摊手,“那我不退,说什么也不退!您要是觉得不舒坦,就把我的学分系统再改成收费好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