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禅机对于瞄准位置的选择颇费思量,最后射中腋窝偏上的位置,避开了骨头。

他不知道这两个女人为什么你追我赶,出于保护婴儿的道义帮欧阳彩月,但万一另有内情,比如这婴儿是欧阳彩月从人家手里偷的呢?让那个女人受点小伤也就罢了,如果最后证明是误会,他还得去央求路惟静老师帮人家治伤,说不定还得赔钱……

因此他这一箭射出,自己反而提心吊胆。

那个女人中了一箭,身形在空中一滞,被利箭的冲击力阻挠了冲势,落回地面。无论常人还是超凡者中了这一箭,至少都应该出于疼痛本能而去按住受伤的肩膀,但她只是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变化,一只手握住箭身,猛地把箭拔了出来。

江禅机看得目瞪口呆,这也太彪悍了吧?

欧阳彩月也认出了江禅机,她纳闷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她的命还没保住,赶紧喊道:“接着射!不要停!她已经不是人了,是怪物!”

“怪物?”

江禅机不禁怀疑欧阳彩月的神智是不是出了问题,那明明是个人啊,为什么说她是怪物?

当然,她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之处,但要说对自己狠,忍者也不落下风,不能光凭她把箭拔出来就说她是怪物吧。

“嗬——嗬——”她沉重而快速地喘息着,视线从欧阳彩月的身上落到江禅机的身上。

“喂,你们到底……”

江禅机还没问完,她就极快的速度向他扑过来,嘴巴张得老大,目标是他的脖子。

清水出芙蓉小清新美女唯美写真集

她判断他更有威胁,判断他的血更好喝,身上的瘦肉也更多。

尽管她很快,但江禅机毕竟是跟迦梨交过手的人,她的速度比起迦梨来还是差得多。

“千万不要让她咬到!”欧阳彩月尖叫着提醒。

看到她这副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扑人的架势,显然就算不是怪物也不会是好人,他不再犹豫,连续两箭射向她的两只脚,想把她钉在地上。

两支箭都准确命中,长长的箭杆穿透了她的脚骨又钉进土里,而她的身体还处在高速前冲的惯性中,她立足不稳,扑倒在地,来了个狗啃屎,倒地形成的杠杆效应又进一步撕裂了她脚部的伤口。

这时,其他人听到这边的响动,都赶到现场,正好看到这一幕,光是目睹就仿佛感觉到连自己的脚都跟着隐隐作痛。

欧阳彩月不顾一侧肩膀脱臼,叫道:“杀了她!快杀了她!”

如果匕首还在,欧阳彩月肯定自己冲过去动手,但现在她手无寸铁,又不敢徒手上阵,只能寄望于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动手了。

她的视线逐一扫过她们,但谁也没有动手杀人的意思,无缘无故谁也不可能听她的。

由于长时间的追逐,同伴血液加速循环,体内那种类似病毒的东西已经从手指扩散到身,同伴仅存的理智几乎完湮灭,像野兽般粗重地喘息。

“欧阳彩月,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她是谁?为什么追你,这婴儿又是谁家的?”江禅机提出一连串问题,他心说这个婴儿不会是欧阳彩月的孩子吧?但谁会带着婴儿进入这么危险的森林?

在场者除了陈依依之外,其他人都没见过欧阳彩月,不便插言打断,静静地听着。

欧阳彩月叫道:“先别问!她快挣脱了!”

大家看到更加惊心动魄的一幕,这个女人竟然硬生生把双脚从箭杆上拔了出来,箭羽还沾着血块和肌肉纤维。

胆小的女生纷纷掩口或者掩面,不忍再看,胆子稍大的女生也是看得双眉紧锁、头皮发麻。

阿拉贝拉看不见,只能听见沉重而急促的喘息声,她几乎没有离开过阿勒山,不过这种喘息声……似乎唤醒了她久远的记忆。

家破人亡的那个夜晚之后,她从没有跟凯瑟琳主动提及那天发生的事,也没有逼问为什么父母双双死亡,而凯瑟琳却撒谎骗她说父母已经逃出去了,她就像是默默接受了事实似的,凯瑟琳起初反而很不安,觉得对不起妹妹,但随之而来的遗产问题和监护人问题令凯瑟琳心力交瘁,很快把这件事忘到一边了。

其实,阿拉贝拉早就有所预感,尽管凯瑟琳撒谎时努力装得很自然,但依然掩饰不住声调里的颤抖,而且阿拉贝拉本来就不相信父母会抛下姐妹俩独自逃走。

但就算猜到又如何呢?她不仅察觉到姐姐在撒谎,更察觉到姐姐非常害怕,姐姐要保护她,她也要成为姐姐的支撑才行,所以她没有拆穿姐姐的谎言,只是趁姐姐看不见的时候,在绝对黑暗的酒窖里默默垂泪而已。

获救之后,当姐姐周旋于一帮没安好心的远房亲戚之间,疲于应付遗产和监护人问题时,阿拉贝拉从来没有给姐姐添乱,从此以后,两人只能相依为命地活下去,而过去的事,就只能沉淀在回忆里。

那天夜里,凯瑟琳带着她前往地下酒窖的过程中,大部分时间都捂着她的耳朵,不让听觉敏锐的她听见那些可怕的声音,比如吧唧吧唧的生啖血肉声,嘎巴嘎巴的咀嚼骨头声,但当凯瑟琳在酒窖门口对付那个倒地的女仆时,不得已松开了手,而她就听到了极为特殊的喘息声。

“嗬——嗬——”

沉重而急促,呼出灼热的二氧化碳,仿佛体内有一台火炉在燃烧。

凯瑟琳每次离开隐修院去追缉恶魔归来后,都会把她的所见所闻讲给隐修院的姐妹们听,为了照顾那些幼龄修女的感受,她会有意无意地淡化其中的恐怖感,而但凡疑似涉及莉莉丝的事件,她都会尽量避免在阿拉贝拉面前提及。

但是,这极具物色的喘息声已经牢牢刻在阿拉贝拉的脑海里,只会暂时尘封,永远不会抹除。

现在她再次听到了这种喘息声,仿佛再次回到那个家破人亡的夜晚。

“这个人很危险,必须控制住她,不要让她咬到你们!”阿拉贝拉急促地说道。

不知道是她在声音里潜移默化地加入了能力,还是大家比较信服她的话,或者兼而有之,大家立刻集中精神,严阵以待。

其他人的能力更适合杀伤,而不是控制,最适合控制的是小穗,可惜现场没有水,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奥罗拉紧急从空中凝结几支冰晶,但落到地面需要时间。

“啾——”

罗恩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把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到他那边。

在大家没注意的时候,他已经从背包里取出一条绳子,一端打了个活结,然后他像牛仔似的紧攥另一端,把打了结的那端举过头顶甩成一个圆,向那个女人兜头盖脸地套过去。

他吹口哨的时候,绳索已经出手了,他为了令那个女人不要乱动,才吹口哨引起她的注意。

哨声一响,绳套准确地从那个女人的头顶落下,当落至她的胸腹位置时,罗恩猛地一拽,活结迅速收缩,把她的两支胳膊紧紧束缚在身体两侧。

她力量惊人,察觉自己受制,立刻像离了水的鱼一样死命挣扎,不过罗恩早有准备,捆住她之后,他马上将手里的绳索另一端从头顶的横枝上抛过去,再向下猛地一拽,把她吊起悬在半空中。

最后,他把绳索另一端在树干上绕了几圈并打结。

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看得大家眼花缭乱。

“太厉害了!”

“好帅啊!”

“就像老式西部片里的牛仔大叔!”

“我愿称之为绝活儿!”

大家惊叹不已,再次对罗恩刮目相看,人家身为职业猎人,果然手底下见真章。

罗恩听不懂这些中文,不过看大家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反而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点儿雕虫小技在这些拥有特殊能力的女生面前实在是班门弄斧,只是恰好能派上用场而已。

“我只能暂时制住她,如果不想别的办法,她说不定会挣脱。”罗恩指着被吊起来的那个女人。

她双臂受制、双脚离地,悬在半空中,她的剧烈挣扎令树木跟着乱颤,大堆的树叶扑簌而下。

罗恩担心的是她这么一直挣扎下去,把绕过横枝的绳子给磨断了,然后逃跑。

至于这根绳子,虽然不算粗,但他打的活结有个特点,就是被套住的人或者动物,越挣扎就勒得越紧,勒得越紧挣扎的空间就越小,所以除非力量大到能硬生生把绳子绷断,否则很难挣脱。

他为其他人争取了时间。

几根粗砺的冰晶坠地,随着奥罗拉解除能力,冰晶正在融化成水,稍等一会儿,小穗就有足够的水施展能力了。

这时,大家注意到一件古怪的事,这个女人刚才肩膀和双脚受到了贯穿伤相当严重,尤其是双脚被箭支撕裂了肌肉、穿透了脚骨、切断了血管,按理说流血应该非常严重,但她流出来的血相当粘稠,而且量不如大家想象的多,最诡异的是很快就止血了。

一团水球落到她的脑袋上。

小穗发动了能力,果冻状的水球把她整个脑袋罩住,无论她怎么猛力甩,水球会随着她头部的动作而剧烈晃动,但就是无法甩掉。

拉斐脸色微变,她想起自己当时也吃过果冻水球的苦头,那种窒息的滋味实在是令她心有余悸。

小穗一共只对两个人使过果冰化水球,这是第二个,有了上次拉斐的经验,小穗本以为这个女人会挣扎得更久一些,没想到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她的脸色就变得铁青,双手双脚无力地垂落,竟然像是憋死了!

小穗大惊,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快就能把这个人憋死,因为即使是普通人,窒息十几秒也不至于死啊!

阿拉贝拉知道原因,这是因为吸血鬼化的人类对氧气的需求量比普通人类高得多,他们需要大量氧气参与体内奇特的化学反应,窒息对他们来说比普通人更严重。

小穗慌了神,赶紧撤掉能力,果冻化的水球变成了普通的水,哗啦一下泼洒在地上。

“她……她死了吗?”小穗面如土色地问道。

上次她在梅一白事件里憋死一条恶犬,都令她内疚了好几天,如果真憋死一个人……她不敢想象,因此她也很理解千央不敢把激光炮对人类使用的心情。

如果这个人真死了,这就是她第一次亲手杀人。

关键是她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没想到这个人这么脆弱,十几秒就能憋死。

“不,她没那么容易死,不要放松警惕。”阿拉贝拉提醒道。

果然,阿拉贝拉话音未落,像是一个吊死鬼的那个女人手脚一阵抽搐,剧烈咳嗽几下,把肺里的水咳出来,再次“活”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继续挣扎。

“这……这是怎么回事?”小穗如木雕泥塑一样,眼前发生的事已经超越她的认知范畴。

其他人也一样,刚才这个女人明明都因为把水吸进肺里而溺水停止呼吸了,一眨眼的工夫就又活蹦乱跳了?

阿拉贝拉说道:“她拥有超强的恢复能力,缺氧会令她的身体机能暂时处于休眠状态,一旦恢复氧气供应,就会再次从休眠中醒来。”

她看不见,却说得有如亲见。

“阿拉贝拉,你认识她?”松了一口气的小穗问道。

阿拉贝拉摇头,“我不认识她,但我知道她变成这样的原因……”

说着,阿拉贝拉转身面向欧阳彩月,问道:“她是不是被咬了?”

欧阳彩月看到阿拉贝拉那双灰白色的眼睛,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她以为阿拉贝拉也正在变成吃人的怪物,惊叫道:“你……”

阿拉贝拉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提前说道:“不用害怕,我的眼睛天生如此,并没有被咬,也不会变成吸血鬼。”

“吸血鬼?”大家听得一愣。

“是的。”阿拉贝拉点头,“这个人变成这样,是因为她已经被吸血鬼化了……我想我已经猜到空难的原因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