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法老号从虚空中出来的时候,柳治突然感觉到空间混乱的震荡起来。

“情况不对,我准备再次跳跃,你抓好了。”

爱德蒙同样也有所感觉,同时他也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个节点位置,也有人想要进行虚空跳跃。

如果他们不马上离开的话,很有可能两个虚空跳跃的力量会撞击到一起,最后大家都好不了。

所以爱德蒙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个时候再跳出去,虽然可能会受到虚空的影响,但却是相对安一些的。

但他这还没有跳出去呢,空间又一次震动起来,这一次的空间震动柳治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见鬼,是那条船,不能离开,三条船冲撞在一起,空间支撑不住,直接往下沉,我来处理。”

柳治一面大吼着,一面鼓动着强风,那强风吹动着法老号的风帆,想要把法老号给带离眼前的水域。

但是一切还是有些慢了,就听到了轰轰轰的三声,三条船相互地撞在了一起。

其中一条是韦恩驾驶的独眼巨人华盛顿号,在法老号进行虚空跳跃的时候,黑袍法师强行要求他追上法老号,虽然他相当的不情愿,但最后还是无奈地答应下来。

另一条船则是一条看起来像是沉船或幽灵船一样的船只,这条船的船首像是一个骨骼举着镰刀像,船身上是贝壳与藤壶。

不知为什么,在看到这条船的时候,柳治心中充满了一种恶感,好像有一种想要先放过独眼巨人华盛顿号,先把这条船给干掉的想法。

青春浪漫花环美少女

这种感觉让柳治有些难受,他不由地往那边看了一眼,突然发现那边的船上竟然站成一群长着鱼头的家伙。

虽然这些身空的身体是人的身体,头是深海各种鱼类的头,与正常的鱼人还不太一样,但一看他们的组合,就可以把他们划到鱼人分类里去。

虽然不知道他们这船鱼人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做什么,但就看着他们的样子,听着他们如同尖叫一样的说话声,柳治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敌人。

“爱德蒙,准备战斗了,两条船都是敌人。”

爱德蒙没说什么,拔出了自己的武器,现在三条船已经撞在了一起,不管这里面谁是谁非的,但和平两字是主可能实现的,爱德蒙并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

谁想要阻止他活着出去复仇,谁就是他的敌人。

柳治一说现在先打,他直接就拔出了自家的细刺剑,向着敌人那边冲去。

他的战斗风格,柳治是见识过的,是属于那种打起来真不要命的战斗风格,他的剑术就好像火枪一样快速而又大威力。

在细刺剑刺出去的时候,甚至可以听到如同枪声一样的效果。

他挑的敌人也相当明确,独眼巨人华盛顿号的船上。

爱德蒙已经看出来这种魔改三桅盖轮船的好处,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条魔改三桅盖轮船,那对他的复仇将有着极大的帮助。

眼下韦恩把独眼巨人华盛顿号给开到了这个地方。

只要他能把韦恩给杀掉,独眼巨人华盛顿号就会被留在这片冥海之中。

那个时候不管是便宜了谁,都不会被送回给白头鹰公国。

白头鹰公国那边的人,也肯定没有办法把能源送到独眼巨人华盛顿号上来。

那个时候,这条魔改三桅盖轮船就会变成一条在冥海中游荡的幽灵船。

再也没有办法虚空跳跃,更不用说回到现实世界去了。

爱德蒙想的好,韦恩自然也知道自己的责任。

爱德蒙一剑刺来的时候,韦恩第一时间就闪到一边,拔出了细刺剑与爱德蒙打了起来。

柳治看了一眼那边的战斗,想到了韦恩与自己的关系,犹豫了一下,就把目光给转开了。

柳治知道自己与韦恩的私人关系再好,这一战也是无法避免的。

韦恩带着独眼巨人华盛顿号出海追他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敌人了。

他最多只能做到不插手韦恩与爱德蒙之间的战斗,阻止爱德蒙达成他的心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那边的战斗,压下了去找鱼人麻烦的想法,迅速地冲到了两位法师面前。

柳治知道自己最大的敌人还是这两位法师,不管他们是什么职业的玩家,他们来这里就是找死。

那两位此时才从虚空跳跃的影响中反应过来,见到柳治向着自己飞了过来,黑袍法师马上说道:“天空一系的德鲁伊,应该只有1级,战斗方式不清楚,很有可能是远程固定炮台的那种,先加防御罩。”

黑袍法师的话才说完,两个如同鸡蛋壳一样的防御罩就出现在他与白袍法师的身上。

同时白袍法师往后一退,手中出现了一支长法杖。

一见到这样的情况,柳治就知道白袍法师的情况了,他是一名牧师,负责补血与辅助的。

也许他会有一些其他的手段,但是战斗手段可能并不会那么多。

只不过他的存在,让黑袍法师变得强力许多,如果不把他们两个分开,可能最后吃亏的会是柳治。

想到这里,柳治眉头一皱,一道闪电就打向了黑袍法师。

在柳治出手的瞬间,他看到白袍法师把手一举,为黑袍法师刷了一道魔法。

随后黑袍法师对着柳治那边一指,“虚弱诅咒。”

柳治一个闪避,想要闪开这样的攻击,但是魔法手段比起物理攻击来更难闪避。

一道白光之下,柳治竟然被这诅咒给打中了。

诅咒一上身,柳治就感觉自己的四肢好像变得没什么力气一样。

他一看相当无语地发现,一个诅咒下去,他的力量竟然被人压下了30%,这要多中几个诅咒,柳治还真没有办法与他们战斗了。

想到这里,柳治的目光突然看向了不知所措的鱼人,他们是最懵的一批,他们只不过是想要虚空跳跃一下,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会和其他两条船撞在一起。

在柳治目光转过来的时候,船上的一个古怪鱼人还瞪了柳治一眼呢。

他这么一瞪,柳治反而笑了。

“就是你们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