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队长把注意力从钢铁侠那边转移了一部分,到006身上。

靠着敏捷的身手和惊人的反应速度,现在传统意义上的子弹已经无法伤害006了,但惊奇队长使用的可不是子弹,而是拳头粗细,由纯能量构成的冲击波。

头两招,006依靠卓越的速度躲过去,可面对一个直径十米的能量爆炸,他实在躲不开了。

“轰隆”一声巨响,他被炸飞二十多米,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惊奇队长冷哼了一声:“再敢来干扰我,我就不客气了。”

她回身继续去打钢铁侠,006老同志撑着身体,爬到一旁的树下,远远地看他们大战。

即使有最新型的装甲,托尼.斯塔克依然打不过惊奇队长,力量、速度、经验,各方面差距明显,如果这是生死战,最多一分钟,斯塔克就得挂。

006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打电话给正主,非你不可,老大,你赶紧过来救命吧!

……

自从获得睡眠神职后,贝拉一天二十四小时中有十二个小时都在睡觉。

有时候也不是困,就是没精神。

心情不好,睡觉。

清纯气质美女街头美拍笑容甜美

心情好的时候,睡觉。

肚子饿了,不想动弹,怎么办呢?睡觉!

吃得太多,也不想动弹,怎么办呢?继续睡觉!

除了睡觉,她的剩余工作就是在家带孩子,娜塔莎戏言,她已经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

贝拉很无奈,该干的事情其实挺多的,但她现在手边确实没事干。

想怼月龙,卡魔拉还拿着心灵权杖和灭霸派出来的追兵在宇宙里兜圈子呢,没有心灵宝石,她可不会去招惹月龙。

想怼黑夜之母,弗雷那边还没和宙斯谈妥,没谈妥就上去硬怼的结果就是会被奥林匹斯诸神摘桃子。

想怼摩根.勒菲,这个……这个不是怕,而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事情真不少,但时机都不合适,目前只能在家里带孩子。

她指着小凯蒂问自己的女儿:“凯蒂姑姑漂不漂亮,可不可爱?”

小艾莎有点懵懂,不明白她的意思,只能用力点头:“很漂亮。”

贝拉亮起拳头,露出一幅大魔王的笑容:“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要是被打一拳,那一定会哭很久吧?”

“呜呜呜呜——”小凯蒂双手捂着眼睛,做哭泣状,实际是干嚎不见眼泪。

还是上次飞行棋的事被发现了!

贝拉突发奇想,说陪女儿玩一会飞行棋,结果小艾莎说自己已经玩过了,这一问,才问出真相。

在贝拉心里,宝贝女儿乖巧得不行,那么问题一定出在小凯蒂身上,这孩子太皮了!

打肯定是不会打,但吓唬两下是可以的,她举着拳头把便宜妹妹一阵教训,正说得过瘾呢,电话响了,小艾莎蹭蹭蹭地跑过去接电话。

她十分乖巧地问道:“喂,你好,请问你找谁啊?”

电话另一头的006擦掉嘴角的血迹,换上一幅和善的语气,同时让自己急促的呼吸显得平稳一些:“小艾莎?你爸爸在不在,快叫她来接电话!”

小艾莎回头看,贝拉幅度很大的摇头,她懂了,奶声奶气地说道:“爸爸说她不在。”

006差点又喷出一口老血:“……非常急!特别急的那种!!”

小艾莎又回头,这次贝拉有点犹豫,思考了几秒,这才对女儿点头。

“爸爸说她在。”

……

两分钟后,贝拉传送到骷髅岛,她头都没梳,脸上还有小艾莎的口水,006猛使眼色,她这才醒悟过来,把口水擦掉。

她一进岛就看到了惊奇队长在打钢铁侠。

打得那叫一个惨啊!

速度与攻击力都受到压制,斯塔克之所以还能支撑,只是因为惊奇队长没下死手,加上他身上的装甲也比较结实。

惊奇队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贝拉一头雾水,006的电话里也没说明白,总不会是自己早上睡的回笼觉一下子睡了十年吧?

“事情是这样的……”006现在安心不少,正主都来了,总不会再来打我吧?我是个路人啊,他巴拉巴拉一阵解释。

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很有逼数地退到极远的地方,更拿出自己的日记本,把之前某天日记里的灵魂拷问‘男人还能不能站起来?’划掉,改成‘这个上世界凶残的女人太多,男人已经站不起来了!’

贝拉看向金刚,她是会读心的,此时金刚的内心也很无语,事情发展到这样他能怎么办?他只是一只猩猩啊!

“托尼,我来帮你。”

说起来这是贝拉第一次和托尼.斯塔克并肩作战。

前前后后算起来,贝拉和洛基交手多次,谈不上没人比我更懂洛基,但谎言神职留下的神力特征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谎言对惊奇队长侵蚀得很深,为今之计只能把这人抓起来,然后一点点化解谎言神力。

和摩根.勒菲一战,让她的战斗经验又有所提高,眼看惊奇队长的力量、速度、耐力都极高,她也没冲过去和人家打近战,而是让斯塔克继续当肉盾,自己在后方远程施法。

赛托拉克的深红锁链!

从她的手腕处射出五条红色的魔力锁链,锁链的长度无限延伸,在惊奇队长的脖颈和四肢处,各自捆了一条锁链。

锁链捆住目标,贝拉手臂往回收,想把纵横飞驰的惊奇队长拖住,给斯塔克攻击制造机会。

“嗯?!”贝拉的魔法没拖住对方,反而被高速瞬间带离了地面。

“给我停下!”灵能闪电顺着锁链游蛇一般蹿了过去。

闪电打在惊奇队长身上的效果可以说极差,电弧击穿空气,看起来声势惊人,实际也就是让对方顿了一下,迟滞作用近乎看不到,贝拉不得不解除深红锁链,由悬浮斗篷带着自己后退,并悬停在高空。

斯塔克飞到她身旁:“这个女人应该是来找你的。”

“我知道。”贝拉的双手快速挥舞,不断在身前布置防御法阵。

“她被洛基骗了。”

“嗯,这个我也知道。”

现在用语言解释实在是无力,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拳头,谁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