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刀门的几柄大刀,直接组成了刀阵,立刻封堵上了李宇晨的所有退路。

   霸刀门的几位长老眼里,闪烁了野性的光芒,他们仿佛看到了李宇晨被刀阵斩成碎块的场景。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跟我们霸刀门叫嚣——”

   每一位霸刀门长老的心中,都是这样的想法。

   轰!

   刀阵落地,一声巨响,地上顷刻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不对!”

   有反应快的霸刀门长老,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刚刚那一下,自己等人的刀阵,虽然看似击中的目标,但是血肉纷飞的场面却并没有出现。而且,在刀阵撞击到地面上之前,居然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这显然不太合理。

   “怎么没有尸体?”

   很快,又有另外一位霸刀门长老发出了疑问,眼前的大坑里,一点血肉的痕迹都没有,这不太可能啊,就是被斩成了碎片,也不应该连一点点的血肉岁末都没有啊。刀阵也不是大火,总不可能灰飞烟灭,丝毫不留吧!什么似乎霸刀门的刀阵这么逆天了?

   “小心——”

   清纯可爱闺蜜团跑道嬉闹图片

   就在霸刀门几位长老满怀差异的时候,一旁一直没有出手的霸刀门少门主突然惊叫起来。

   扑哧——

   只是,不等这家伙话音落下,就听到扑哧一声,一位霸刀门的长老脖子上就出现了一道血痕,随即,这家伙硕大的脑袋就直接飞了出去。

   事情,还没有到此为止!

   不等其他的那几位霸刀门长老反应过来,又一位的脑袋跟着飞了出去。

   连接两位霸刀门长老突然被斩,其他几位这才真正回过神来,嗖地一下,以最快的速度退到了一边,以免成了下位被攻击的对象。

   等到他们远远地退开去,这才看清楚了斩杀了他们两位同伴的罪魁祸首,居然正是刚刚被他们刀阵攻击的李宇晨,只是,此时的李宇晨什么事情都没有,根本就没有丝毫之前被他们刀阵攻击的痕迹。

   不仅如此,此时的李宇晨,还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他们继续动手。

   动手!

   这个时候霸刀门的长老们,哪里还敢再动手,刚刚两名同伴的死亡,死得莫名其妙。那两位的实力,与自己等人也差不多,自己现在如果也冒然上去的话,结果可想而知。

   “住手——我们走——”

   霸刀门少门主的吼声突然响了起来,他直接叫停了与元力交手的那些霸刀门弟子,同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显然,这家伙在这种情况下,果断地选择了放弃。虽然折损了好几个人,但是好歹还保留了一些实力,如果还在这里纠缠的话,到时候损失更加严重,一会儿连参与夺宝的机会都没有了。

   虽然愤怒,但是这位少门主可不傻,两者相较,取其轻。对于这位少门主的决定,霸刀门众人居然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尤其是那几个与元力等人交手的霸刀门弟子,他们在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几具同门弟子或长老的尸体时,更是庆幸不已少门主及时下达了指令。

   霸刀门灰溜溜地走了,李宇晨也没有去阻拦!

   杀鸡儆猴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追赶穷寇的事情,在眼前的这种情况下,确实没有做的必要!

   这一刻,那些围观者再看向李宇晨等人的眼神就跟之前完不一样了,尤其是他们看向李宇晨的眼神。他们完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家伙,居然如此了得,而且出手还是分凶狠,招招要命。

   一些势力的人,此时甚至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抢着冲过去当那个出头鸟,否则,现在倒在那里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势力的,甚至就是他自己。

   当然,也有势力的人依然不屑!

   区区霸刀门,也就那么回事。等到超级势力的人来了,这八方阁的地盘能够保住才怪,超级势力可不是霸刀门可以比拟的。而且,知道的人更清楚,这霸刀门的背后可是神刀门,到时候,神刀门的人来了,岂能不给霸刀门出头!

   还别说,事情的发展,还真的如这些人预料的那样。

   不过两个时辰之后,神刀门的人真的来了,而且还真是霸刀门的那位少门主带着来的。不过,神刀门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有三个,但是这三个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比霸刀门的那几个巅峰圣武者的任何一个都要厉害。

   虽然还不是半步神武者,但是可以称得上是巅峰圣武者中的巅峰了。

   “小子,滚过来!爷爷要杀了你替我兄弟报仇!”

   神刀门的三人中,有一个马脸老者,这家伙到了这边不等站稳脚跟,就指着李宇晨十分凶狠地呵斥起来,那神情就要把李宇晨直接撕碎一般。

   “老王八蛋,你要替哪个孙子报仇?”

   对方一开口就自称爷爷,李宇

   晨才不惯着他,直接毫不客气地就以老王八蛋相称呼对方。

   不过,这神刀门的老者到却是时替自己弟弟来报仇的。这老者叫秦德汉,他弟弟叫秦德仓,他是神刀门的一名执事,而他弟弟则正是被李宇晨割了脑袋的其中一位霸刀门的长老。这一次,这兄弟二人分别代表神刀门和霸刀门参加比赛,本来是打算兄弟之间相互配合,最后争取一个好成绩的。结果,偏偏霸刀门倒霉撞到了李宇晨的枪口上,而这秦德仓更加倒霉,直接做了李宇晨的剑下亡魂。

   秦德汉晚来了一步,到了这里之后,马上从霸刀门少门主那里得知了刚刚发生的事情,顿时悲愤不已,也不等神刀门的大部队到齐,就直接让霸刀门少门主带着自己先过来找李宇晨报仇来了,真是被仇恨冲昏了大脑的老家伙。

   李宇晨的一句老王八蛋,更加让秦德汉愤怒无比。

   “你给我去死吧!”

   一声大吼,秦德汉就将自己的神刀朝着李宇晨斩了过去。虽然同样是用刀,霸刀门的刀法在神刀门面前,还真是不能同日而语。这秦德汉现在施展的可是真正的神刀门的神刀诀,大刀挥动,数米长的金黄色的刀芒就显现了出来,直接锁定李宇晨,就斩了下去。

   “来得好——”

   李宇晨不退反进,也不用兵器,直接拳头一握,迎着对方的刀芒就打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刀芒碎裂,烟消云散,李宇晨的拳头,却是安然无事!

   如此结果,让那些本以为李宇晨要吃亏的家伙,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可惜二字,就傻在了那里,他们完被看到的景象惊呆了,居然还有人能够赤手空拳地对付神刀门的神刀诀,什么时候神刀门的神刀诀如此不堪一击了!

   甚至,有些人这个时候都认为是秦德汉在故意放水。

   放水,这怎么可能?

   秦德汉这个时候吃了李宇晨的心都有了,还会放水,简直就是做梦。杀弟之仇,岂能稀里糊涂就过去。

   李宇晨一拳碎裂秦德汉的神刀诀刀芒,秦德汉虽然心中也有震惊,但是手上的攻击却没有丝毫停顿,毫不犹豫,再次挥刀朝着李宇晨横着斩了过去,而且这一次秦德汉更是施展出了连环刀法,一刀接着一刀,朝着李宇晨身上要害部位就招呼了过来。

   只是,李宇晨依然没有动用兵器,赤手空拳,毫无惧色!

   如此一来,倒是看得其他人大惊失色,心中波澜汹涌!

   这个八方阁的弟子到底是练的什么功法,居然有如此了得的肉身强度,简直是逆了天了。

   不过,最郁闷的还是秦德汉。

   李宇晨的每一拳,都打在了秦德汉手中的大刀上,每一下,秦德汉都会感觉到一股惊人的力量顺着刀体传递到自己的手上,连续几下之后,秦德汉震惊地发现自己握住大刀的手居然有了一丝麻木的感觉。

   妈的——

   这霸刀门到底惹了一个怎样的变态?

   这一刻,秦德汉也把霸刀门的人给记恨上了。

   不过,记恨归记恨,此时他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想退出,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杀弟之仇如果就这样放弃的话,自己秦德汉估计也再无在中域立足的脸面了,至少,自己是没脸在留在神刀门了!

   咔嚓!

   就这秦德汉心中郁闷不已的时候,一声脆响传来,他顿时感觉手中大刀一轻,再看时,秦德汉倒吸一口凉气,大刀居然已经被李宇晨直接砸成了两截,他的手中只剩下了一段刀柄。

   “不好——”

   与此同时,秦德汉突然眉头一紧,大声惊叫起来,脚下更是连忙做出倒退的动作来。

   但是,秦德汉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

   嘭!

   一声闷响已经响起,随后,就看到秦德汉整个人已经飞了起来,高高地在空中划了一道抛物线,然后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一下子晕了过去。

   “什么?”

   “神刀门的执事也完蛋了!”

   “出大事了!”

   一声声惊呼,随即响起!

   打飞秦德汉的,自然就是李宇晨了。李宇晨一拳直接打在了对方的胸口,这一拳几乎要了秦德汉的半条老命。

   “你,你完蛋了——哈哈哈”

   突然,霸刀门的少门主指着李宇晨,哈哈大笑起来!

   。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