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禅机走到元素学系时才想起来,他不是该学系的学生,而该学系因为能力都比较危险,所以非本系学生不得入内,好在奥罗拉在本校无人不知,他叫住一位该系的学生,请她帮忙喊奥罗拉出来。

但是,这位学生进去转了一圈,出来后却遗憾地告诉他,奥罗拉没在里面,似乎是刚刚出去了。

现在是上课时间,按理说没有得到老师允许不能擅自离校,奥罗拉又是一个特别认真努力的模范生,难道是老师临时交给她什么任务?

他正在为难,要不要回去找小穗给奥罗拉打个电话,问明她在哪里,这时他看到一位认识的老师从学系里出来。

“王老师。”他喊住王叶菲,“您知道奥罗拉去哪了么?”

王叶菲也认出了他,没有隐瞒,说道:“奥罗拉在实验能力的新用法,但是学校里没有合适的场地,所以她去北山了,前脚早离开,你找她有事?”

“这样啊……”他恍然,奥罗拉还真是勤奋,他们这帮人在东跑西颠的时候,人家在默默地提升自己。

“我不是直接找她有事,而是请她帮忙联系她的一位亲戚。”他解释道。

“哦,很重要么?那你就去那边找她吧,李老师那边我会帮你说一声。”

王叶菲破除心魔之后,不再对胜负耿耿于怀,整个人变得开朗而通情达理,她明白并非自己不够努力,而是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做到的,再说她也得到了激光炮,威力虽然没有千央那么大,但可以完美弥补她攻击范围过近且命中率看天的缺点,已经令她有脱胎换骨之感,也得到其他老师的肯定。

“好的,谢谢王老师。”

其实他可以利用每天遛马的时间飞一趟北山,不用跟李慕勤报备,这也算是他小小的特权,但是王叶菲出于好心,他也就没拒绝。

文艺清新女生大理旅拍图片

他来到马场,牵出弗丽嘉,骑上它一路飞向北山。

马术老师通过弗丽嘉的牙齿判断,这匹飞马的年龄大概是三岁左右,换算为人类的寿命,大概也就相当于一个青春期的妹子,而且冰岛马是出了名的晚熟型,所以至今仍然在发育期,再加上马场提供了营养丰富的饲料,它明显比他刚见到它时更加强壮,毛色也更有光泽。

冰岛马也很聪明,擅长学习,已经习惯了江禅机的指令,他指了指北山的方向,它就会意地一声长嘶,展开双翼向那边飞过去。

他忘了问奥罗拉在北山的什么地方,但既然她是做实验,大概是没什么人的位置,梅一白或者迦梨曾经的住址附近就很合适,由于那两个地方发生过这样那样的事,至今没有再卖掉。

不过他得小心,万一正赶上奥罗拉发动能力,上百枚冰晶从天而降,正好落到他脑袋上怎么办?

不过今天艳阳高照,万里无云,正是最不利奥罗拉发挥能力的环境,而且他也纳闷有什么东西必须要在这种地方试?

他先在梅一白的豪宅周围兜了一圈,庭院里的荒草都长得有半人高了,房子破碎的玻璃都没补上,喷泉也早已不喷水了,一片萧条之意,没看到奥罗拉的踪迹。

弗丽嘉双翼破风,调转马头飞向山体稍高的另一面。

迦梨和拉斐曾经住过的那栋别墅被江禅机点火炸塌了一半,离着老远就能看到被火熏黑的残垣断壁,而在附近的草坪上,他看到奥罗拉的身影正伫立在那里。

“奥罗拉学姐!别开枪,是我!”

其实奥罗拉早就听到扑翼声远远传来,弗丽嘉展开后长达七八米的双翼带起的风声堪比鼓风机,当它还远在山的另一侧时她就听到了响动,这么独特的扑翼声目前为止没有其他生物能发得出来。

江禅机指挥着弗丽嘉在草坪上降落,让它自行找地方吃草。

奥罗拉撑着一顶漂亮的遮阳伞,意外地问道:“婵姬同学,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有事吗?”

“稍微有点事,我听王叶菲老师说你在这里实验新的能力使用方法,然后就过来了。”江禅机看了看周围,没发现什么值得她特意来这里的东西,“怎么样?成功了没?”

“其实我正要试,如果你有急事的话……”

“不急,你先试吧,正好我也想开开眼界。”他摆手,打算等她实验成功心情好的时候再说。

“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她没有拒绝,“不过你得稍微挪开一些,你站在那里可能有危险。”

“哦?”

江禅机更是意外,因为他是一边靠近一边跟奥罗拉讲话的,此时跟奥罗拉距离也就五六米左右。

谁都知道奥罗拉的冰雹雨威力很大,不过冰雹雨通常默认是远程范围攻击,一般不会落在离自己很近的位置上,因为冰雹从高空坠落的过程不完全可控,如果突然从侧面吹来一阵强风,落点就会产生较大的偏差,万一冰雹砸中自己就不好玩了。

每次江禅机见奥罗拉发动冰雹雨时,落点距离她自己至少保持几十米以上的安全距离,再怎么说五六米的距离也太近了。

“你站到我身边来吧,我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好。”江禅机走近,“用我帮你拿着伞不?”

“没关系,我自己就好。”

江禅机不再说话打扰她,好奇地旁观。

以前奥罗拉发动能力时,会频繁注视着天空,一是辅助自己感应,二是通过目视来观察冰雹的坠落方向是否与自己预想的一致,如果出现较大的偏差,她就要立刻取消能力,较小的冰雹在她取消能力后会半途融化蒸发,但较大的冰雹还是会落地,只不过体积变小一些。

而她现在撑着遮阳伞,抬头也看不见天空。

事实上她没有抬头,而是微微低头,专注地盯着地面,像是有人在草坪上掉了一百块钱似的。

数秒后。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离得挺远在吃草的弗丽嘉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警惕地抬起头。

紧接着,他脚下突然传来较强的震动,他和奥罗拉的身体同时摇晃了一下,像是一闪而过的微型地震。

轰!

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十几簇尖锐的冰刺竟然破开地面,像一支支冰雕竹笋般从地下冒出来,其中一簇冰刺冒出来的位置就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如果他没有离开那里,现在恐怕……

这些冰刺晶莹剔透,每一簇冰刺包括几根到十几根不等的冰刺,钻出地面之后,周围的暑意就被丝丝凉意取代了。

“这是……地下水?”他惊讶问道。

“嗯,地下水,或者地下供水管网,都可以。”奥罗拉的脸上浮现喜色,长舒一口气,“你知道,水结冰之后,体积会膨胀,地下水受到急冻,在短时间内凝固成冰,体积膨胀又无处可去的情况下,只能向地层薄弱的方向扩张——大部分是地表方向,于是钻出地面,原理跟火山喷发差不多。”

江禅机隐约猜到了,不过经她完整地说明,依然有恍然大悟之感。

“所以你选择这里做实验?这里的地下水比较丰沛?”他问道。

“这是其一,另外就是学校位于城市里,而城市里地下水位下降得太厉害,如果我在学校里测试,爆裂的就是学校的地下供水管网,到时候恐怕全校就要停水了……我可不想挨骂。”她解释道。

江禅机低头看着脚下,“咱们站的这里,地下没有地下水?”

“应该也有,不过我的感应比较微弱,大概是有岩石阻隔,给我的感觉像是隔着磨砂玻璃看风景,你懂我的意思吧?所以咱们脚下的地下水结冰后也不会钻出来,而是被岩石挡住了。”她轻轻跺了跺脚。

“厉害!恭喜你又开发出新的能力使用方式,这下你几乎是没有短板了啊!可远可近,天上地下,老师们估计又要激动了。”他真心地夸赞道。

“离没短板还差得远。”奥罗拉谦逊地摇头,“这种方法的实用性堪忧,如果地下没有充沛的水源就没用,而且我也无法控制冰刺钻出来的具体位置,它们是自行寻找土壤松软、地层较薄的路径往上钻。”

“就像王叶菲老师的那种释放电弧的能力?电弧在空气中自行寻找放电的路径?”他若有所悟。

“没错,很相似。”她点头。

“已经很不错啦,别要求太高了,在我看来这比冰雹雨还要隐蔽,如果冰雹雨是带着‘嗖——’的一声预警而落下的炮弹,至少还能试着往旁边躲,冰刺就像是暗藏的地雷,听到‘咔哒’一声踩中了也就完蛋了。”

她笑了笑,感觉他的比喻很特别。

“我可不是瞎说啊,冰刺冒出来的路径是随机的,你控制不了,敌人不是也预测不了?有失有得。”

她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因为她在实验之前就想到了,知道这个缺陷无法弥补,纠结也没用。

“对了,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总不成是遛马时正好路过吧?”她问。

“咳!这个……你知道我们在现在正帮33号解决她们宗主失踪的问题吧?”他说。

“啊,抱歉,从森林里回来后,我深感自己面对莉莉丝这种等级的强者时有多么无力,所以一直在埋头开发新的能力使用方式,没怎么理会外界的事……”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于是江禅机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简单讲给她。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对不起,我本应该帮忙的……”她更不好意思了,难得交到一些意气相投的朋友,自己却又犯了老毛病,想到什么新东西之后就一头扎了进去。

“没关系,你也是在忙正事,再说33号那边的事也不是人多就能解决的。”江禅机表示理解,正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奥罗拉是那种痴迷于研究的学霸性格,所以最近的几件事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打扰她。

现在事实证明,大家没打扰她的决定是正确的,新的能力使用方式就是对她废寝忘食的回报。

“所以33号那边的事解决得很不顺利是吗?”她关切地问道。

“嗯,主要是出现了一个令我们大家都很头疼的忍者15号。”江禅机重点介绍了一下15号的能力。

“听上去确实很厉害……”奥罗拉细思,又遗憾地摇头,“可惜冰刺受场地的限制比较大,如果是城市里,只在地下供水管网经过的道路上有效,如果是在住宅里就……没办法了。”

“嗯,我知道。其实我来找你,是因为有一个人……她的能力不受场地限制,而且能在一定程度上跟15号和赵曼抗衡。”江禅机吞吞吐吐,“所以只能来找你出面了。”

“谁?”奥罗拉一愣。

她迅速在脑海里把自己认识的超凡者捋了一遍,先从学校的同学和老师开始,但如果是同学和老师,他没必要特意找她帮忙,不如直接跟那位同学或老师讲,而其他的人……

冰雪聪明的她很快就根据15号的作战方式想到了那个人。

“蕾拉?”她脸色一变。

江禅机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奥罗拉的手掌轻轻旋转着遮阳伞,默默地出神了一会儿。

江禅机他们没亲眼见过蕾拉的战斗方式,而她亲眼见过不止一次,只要不意气用事,她承认蕾拉的超音速马鞭确实是她们认识的人里最不惧15号的了。

蕾拉的马鞭舞动起来密不透风、水泼不进,鞭梢打破音障时产生的激波像是脱手而出的圆月弯刀般拥有中距离的攻击范围,发出的爆响起码能在气势上压制响指,面对15号纵然无法取胜,至少在体力耗尽之前也不会落败。

“我可以帮你联系她,但她愿不愿意帮忙……我不敢保证,即使她答应,多半会附带苛刻的条件。”奥罗拉瞟了一眼正在啃草的弗丽嘉。

“总要试试,她漫天要价,咱们坐地还钱,实在不行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别的不说,奥罗拉能首肯,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