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服务员把所有的菜都上齐了以后,于怜茵直接让服务员出去了,她还亲自过去关上了门。

几个人并没有上来就说正题,先顺着大雪灾和期间发生的这些事说了说,尚富航这个时候才发现,许中友这人并没有他以前见过的官员身上的那种高人一等,反而很和煦。

用个词来说,叫平易近人。

不知不觉说到了尚富海搞得那场直播,几个人的话明显就多了起来。

“我听说省里下了文件了,所有在那段时间乱涨价,扰乱市场正常经济发展规律的大型商超和规模较大的农贸批发市场都会被罚款,省里亲自安排人到地方上,两级配合,亲自把这个事给落实了。”

说到这里,许中友停顿了片刻,接着说:“另外我还听我父亲说,省里也会对这次大雪灾中努力维持市场,保障民生安稳的企业给与‘良心企业’的授奖,还会给予一些相应的税费优惠政策,尚老板,恭喜恭喜啊!”

说到这个事,就连于怜茵也是感慨万千:“尚老板,你是不知道,我们刚到保南城这边的时候,我带着童童去超市里买水果,哎呦,平常两块多钱的苹果,他竟然敢给你买六块钱,动动手的功夫就给你涨了三倍的价格,还说什么不买连这个都没的买。”

“就是猪肉,平常都十几块钱,那几天都涨到三十多了,真是气死个人。”

于怜茵的抱怨其实也代表了大多数家庭主妇的抱怨,连她都觉得果蔬和肉类的价格虚高了,那么那些普通人家又能怎么办?

还是得吃,就是吃的少了点罢了,还是得买!

许中友适时说道:“尚老板,说实话,我是给安总打了电话的,你们宝菲便利店这边这一次有打算把便利店开到保南城这边来吗?”

尚富海顺着他的话就接上去了:“许市长,实不相瞒,我这次就是为这事来拜托你来了。”

房间里的等待,时间漫长

“不光是便利店,还有易购网的普及,另外还有我老婆的宝顺物流仓储分仓中心也要建立,许市长,我们经过了多次商议,本打算是把分公司建在保南城这边,你给看看我们怎么做会更好。”

便利店也好,还是易购网也好,或者宝顺物流仓储分仓中心,接下来将会以保南城为中心辐射整个北河省,乃至后续去京城那边,以上种种,都需要在北河省这边设立一家分公司或者综合办事处,能够更快速的处理各项事务。

如果事事都向济东省那边的总公司汇报,那么很多事真的就耽搁在‘汇报’上了。

就是再完美的流程,恐怕都玩不转。

许中友听他这么说,直接心动了:“尚老板,确定?”

“百分百……看保南城的诚意。”尚富海也不是真的傻不拉几的过来舔,事业干到他这份上,必须有自己的坚守。

于怜茵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反而松了一口气,就怕尚富海又是无脑的一通帮忙,要是再来一句看她们家中友的面子才过来投资的,于怜茵今晚上回去就得和许中友好好絮叨一番。

许中友也没生气,反而饶有兴趣的问:“尚老板,那你打算在北河省投资多少钱?最起码得给我个数吧!”

尚富海夹了一筷子时令凉拌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这份凉拌菜里加了奶油,有点淡淡的奶香味和甜腥味,倒是不觉得腻:“许市长,你是知道的,我们宝菲集团前前后后在济东省的整体投资也有三十亿到四十亿这个数,在北河省这边不能说超过这个数,但是也不会少太多。”

这特么说了就和没说一个样,就好比你想给我说点什么事,还没等说完,突然来了句‘你猜’?

许中友没生气,他伸出三根手指头:“尚老板,总体投资这个数,能不能保证?”

尚富海和他二哥对视了一眼:“包括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的投资在内的话,这个数我现在就能给你保证!”

“三驾马车齐头并进哪?”许中友又紧跟着追问。

尚富海这回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他直接摇头了:“我媳妇的宝顺物流仓储分仓中心肯定是第一位的,分仓中心建不起来,我购置下来的东西往哪里放?”

“多久能建完?”

尚富海这回没说话,把话语权交给了他二哥尚富航。

尚富航在脑袋里过了一遍刚组织好的语言,他说道:“许市长,这个不太好说,我今天刚把仓储安建设的材料提交上去,得等着审批完才行。”

“尚总是说你亲自去交的?”许中友听出了重点。

他紧接着问:“虽然说这边还没有了解透,但是基本的办事规则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招商局的人没有给你们提供便利?”

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提前过来打前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从11月初来算,这事也过去一个月了,就算再刨除大雪的缘故,二十多天还在签字审批当中,这个办事效率让他想发火。

尚富航看了他兄弟一眼后,看着尚富海不经意小幅度点了点头,就说道:“嗯,从一开始基本就是我们自己办的,这还是招了两个当地的员工,对这边的部门比较熟悉,能找到门,要不然我们得跑很多冤枉路。”

“咚”

许中友端起面前的酒杯,放在桌面上重重的顿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着实可恨,尚总,这个事你尽管放心,我回头去问问。”

尚富海出来打圆场:“许市长,其实这也不是个事,我们初来乍到,哪里都不熟悉,办事肯定是不会像在博城那么痛快,不过也不要紧,回头我们再多招几个人,时间长了,人多了,我还就不信整不明白了。”

“噗嗤!”许童忍不住笑了起来。

“尚叔叔说得对,我们老师说了,人多力量大,加油哦尚叔叔,我支持你。”许童娇憨的声音说道。

他懂个球,不过小孩子总是容易被人接受。

尚富海听得相当满意:“童童,还是你有眼光!”

“呵呵,我们老师也是这么说的。”许童马上就接受了这个夸赞。

于怜茵拿儿子没办法,呵斥了他一句,让他抓紧老老实实的吃饭,而后对他们三个说:“中友,尚老板,还有尚总,你们快吃点菜,也别光喝酒。”

“听嫂子的,许市长,我再敬你一杯。”尚富海马上就接过了话去。

他们这边正喝着酒的时候,四楼的其中一个房间里,邵副局长越想刚才的事越觉得不对劲。

能让他们刚来的许市长亲自站在门口迎接的那两个年轻人到底是谁?看他们开着济东牌照的劳斯莱斯,难不成是济城那边的?还是青城那边的?

这两个地方都有可能?

他刚才就看到了一个济东的‘济’字,再加上天也黑了,车是停在酒店台阶下边的,光线不好,他并没有看清楚车牌后边的字母。

旁边的同僚看得出来他心思有点乱,眼神也比较散,就问他:“老邵,你哪里不舒服?”

“没有,老满,你绝对猜不到我刚才在酒店门口看到谁了。”邵副局长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种猜谜的游戏很没劲,他这位姓满的同僚也没心思去猜这个,自己夹了一块肉放嘴里嚼着,边嚼边说:“老邵,你幼稚不幼稚,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猜谜游戏,你爱说不说,我先吃块肉再说。”

邵副局长也觉得没劲,就直接给他说道:“老满,我给你说啊,我刚才在酒店门口看到咱们那位刚到任的许市长了。”

“许市长?”老满还吃肉的动作直接停顿了,嘴巴半张着,满脸的惊奇。

“你确定。”老满问他。

邵副局长哼了一声:“老满,你还不清楚我,我要是没看清楚,能胡乱说吗。”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咱们这位新市长应该是在酒店门口等人。”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了一下。

老满这回上心思了,他那个着急啊:“老邵,我说你能不能一口气把话给说完啊,你这样能憋死个人。”

“刚才还不是你打断我,还怪我喽。”邵副局长又哼哼了一声。

“我刚才看到那位刚才的许市长在门口等人了,他应该是带着他老婆孩子在下边等了俩坐劳斯莱斯来的年轻人,济东牌照的,我刚才一直琢磨他到底等的谁?”

他一口气说完后,老满还在继续等下文,可等了半天,他不说话了,老满问他:“完啦?没别的啦?”

“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老满一想也是这么个事,就说道:“要是这样的话,老邵,你知不知道许市长他们在哪个屋,咱俩不如直接过去一趟,当面拜访一下,顺便也打探一下情况。”

“我没看到啊!”邵副局长也很无奈,楼层间隔的问题,他只是知道许市长他们到了三楼就没再往上,可他真不知道他们进了哪间屋。

“要不我去服务员那里问问?”老满提议道。

邵副局长摇头:“还是算了吧,就这么贸贸然的去拜访,你觉得好么?”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