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之道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结果这杯茶的,他只感觉这茶……

竟然还挺好喝的。

看着自家老大都美滋滋的品起茶来,两个跟班也赔笑着端过茶杯。

唔……

两个家伙瞪圆眼睛。

这茶真香!

咕嘟咕嘟,三人放下空杯,陆泽又笑着为三人倒满。

几杯热茶下肚后,开始时的拘谨终于消退不见,在林之道有意的恭维之下,气氛开始渐渐活跃。

林之道诚恳的端着茶杯说道:“上次是我这做弟弟的不对,所以在被陆哥教育过后立刻就明白道理了。”

“是啊,是啊,现在我妈都说我会做家务了。”

“除了有点疼,其实挺感激陆哥的。”两名跟班的声音比自家老大还要诚恳,甚至说话的时候眼圈都红了,眼眶里泪光闪烁。

注意到这一幕的林之道不禁心中破口大骂这两个坑爹家伙,先前跟自己面前打小报告的是你们,现在表现的比我林之道还谄媚,你们这是要喧宾夺主吗?

放飞白衣女孩的心愿

是你认哥还是我林之道认哥!?

想到这里,林之道面色难看的瞪了两个家伙一眼,然后清了清嗓子笑道:“赵平和姚舟那天也不是真想要和大哥作对,今天既然陆哥赏脸能来,那就代表着我们兄弟三个还有机会给陆铭和您赔罪。”

“对不起,陆哥!”

“对不起,陆哥——”两个家伙声音洪亮。

三个家伙不顾茶水滚烫,咬着牙一饮而尽,喝完甚至能够看到鼻孔里喷出两道热浪。

陆泽看着三人,笑了笑低头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然后在林之道激动目光里轻轻端起,微微抬起示意。

“这杯茶我受了。”

林之道不自觉的将拳头捏紧,直至看到陆泽真正喝完这杯茶后才悄然松手,此刻掌心已是汗水涔涔。这是陆泽进来以后喝的第一杯茶!

这是陆泽释放的第一个善意信号。

肯接受他们三人的道歉,那就说明还有的谈!

“阿铭。”陆泽看向弟弟,轻声说道:“现在明白我说那句话的意思了么?”

陆铭了然。

【同在一个环境中生活,强者与弱者的分界就在于谁能改变它。】

说实话,看到今天三人在哥哥面前低头哈腰的模样,尤其是往日里校园里嚣张不可一世的林之道,此刻更是快要谦卑到泥土里。这个场面对于陆铭的震撼程度,甚至还要超越曾在校门口发生的那一幕。

“今天摆这一桌应该不止是道歉吧,还有什么目的,不妨说说看。”

“万一我感兴趣呢?”

陆泽双手交叉,面容平和微笑道。

“我……”

“我想请陆哥担任我们林氏集团的高级顾问,待遇对标林氏集团副总,没有强制工作要求!”林之道原本慑于陆泽的气势不敢开口,但是紧接着却咬牙说出,“虽然有些冒昧,但是我是真心想和陆哥做朋友,还请您不要见怪。”

林之道起身鞠躬,这一次倒是真心实意。

因为在今天之前林之道不是没想过爽约,或者借此机会找个高手来找回场子,但是昨天刚刚从病床上下来的付浩南,用难以形容的眼神看着天空,苦笑着对自己说了一番话却彻底打消了他的念头。

“我真是坐井观天……什么尚南市前二十的武者,我以为在经过三年苦修后,和顶级武者相差的只有经验了。但是直到碰到了他……”

“林少爷,这么和您说。哪怕遇到七境强风级武者,我都可以站住三分钟。”

曾经那道动若奔雷,身形如熊的身影,说出那句话时竟是如此的萧瑟。

在7星武者面前都能撑三分钟,却在陆泽面前无法多站一秒啊……这可笑却又悲怆的对比,最落寞的话带给了林之道最大的震撼。

比肩甚至超越7星战将的实力……

8星战将?

不,不可能。

这种人物无不是各大势力的中流砥柱,又怎么会出现在一座自由城。

这种荒诞的想法在林之道脑海中一闪而过,最终化作最坚定的决心。

那就是无论如何,哪怕以现在自己的全部资本,去交换一个林氏集团高级顾问的职务。

一定、一定要把陆泽留住!

赵平和姚舟这两名跟班大惊,震惊的对视一眼后直勾勾看向林之道,老大这负荆请罪转三顾茅庐的剧本您可没跟我们说啊!

这简直太不把……

“请陆哥务必原谅我们的失礼!”两个人起身,弯腰鞠躬九十度,整齐划一,大义凛然。

为什么今天他们哥俩能出现在这重要场合,还不是身为林二少最忠实的狗腿深得信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老板就在身边,此时不刷分更待何时?

“招揽?”

“不、不,不是,只是请你做顾问。”

陆泽轻轻竖起左手食指,空气突然陷入安静,而后他微笑着再次为对方斟满茶。

赵平、姚舟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僵硬的站在后面看着自家老大和陆泽“交锋”,那个场景好似……等待训话的小学生vs年级主任。

深色茶汤在半空划过弧线,带着袅袅香雾依次落入三个茶盏之中。

陆泽放下茶壶,看着急切想要解释的林之道,轻声开口:“你不配。”

林之道只感觉心脏瞬间遭受重击,大脑嗡的一下,身体晃了晃差点没站住,脸色霎时变黑去但又不敢发作,只能强忍着,最终呈现在大家面前的就是比哭还难看的僵笑。

“陆哥,我——”

“不用想太多。”陆泽一边有条不紊的说着,一遍用杯叉将茶杯推到林之道面前,“这话也并不是特意针对你,所以没必要有压力。”

收回手臂,陆泽端起自己那盏茶轻轻抿了一口,笑道:“毕竟无论是你,还是你的父亲,亦或是整个林氏家族,都不配。”

我x%#@amp;amp;*amp;amp;!

林之道险些掀了桌子!

他感觉自己受到创伤的肺部,好像伤口又要崩开了,他的嘴唇无意识的开合,想要说些话但又感觉这一刻大脑一片空白。

“所以,这个话题就不必要再提了。”

“但是,我们可以继续下一个话题。”陆泽微笑着开口。

“什么话……”林之道下意识的接道。

“我觉得不用讨论下一个。”门吱呀一声被从两侧拉开。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走入这间包房。

“我觉得刚刚的那个话题就很好,可以继续。”

最前那道纤细身影优雅的迈着步子走到茶桌面前,在林之道惊骇到颤栗的目光中轻轻坐下,皓白的手掌轻轻撑住下巴,淡紫色卷发下勾勒出的那道带着慵懒的柔美容颜。

女人嘴角噙着笑,盈盈开口道:“我也姓林,我叫林楚君。”

“这样,你敬我一杯茶,继续刚刚的话题吧。”

懒散的话像倦怠的猫咪撒娇,笑起来像雨后的花一样娇艳,但是眼中的冷漠,却让人平白打了个寒颤,林之道的脸色已经一片惨白。

陆泽原本捏着茶盏的右手三指轻轻松开,抬起眼皮和林楚君的目光交汇,平静淡然。

他的嘴角在女人的注视中缓缓勾起一个弧度。

陆泽开口了,声音很轻甚至还有些温柔。

但是他的话语,却好似阴云中刹那闪过的雷霆,在下一秒,以宣泄之势席卷至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我敬你……”

“你喝的起吗?”

****

&nbsps:感谢“莫莫非末”的2000赏!感谢“fmeboy”“孤夜的冰”的打赏!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