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医院,吕冬打了个电话,让开车在附近转的吕坤过来,这边处于泉南市中心,医院建设的时间早,当年就没考虑过大范围停车的问题,导致停车不是一般困难,尤其上午医院繁忙的时候,根本就没地方停车。

很多开车来医院的人,都得跑到远处去停车,附近老小区的居民,见到医院停车难,干脆把停车做成买卖,小区门口设个卡,拿个写着停车收费的小旗子引导车辆过来,进去停车的人,一律每辆车10块钱,按天收费。

吕冬记得,十年后这门生意做到了每辆车50块钱。

太东好点的医院,基本都在泉南市区,像省中医、省立医院和省大附属医院,目前只有一个老院区,也就导致病患格外集中。

大学城那边,倒是与省大附属医院达成协议,后者将在大学城建设东院区。

下半年就会开工建设,预计两年能正式入驻,省大本身就在大学城,医学院后面也会搬过来,对省大附属医院来说,本身也比较方便。

上了车,吕坤开车过个路口,问道:“大哥没事吧?”

吕冬说道:“运气好,稍微有点骨裂。”

吕坤当过兵,说道:“我听人说是抓毒贩?这帮卖毒品的,一个个逮住都该枪毙!”

吕冬说道:“这些人,连人性都没了。”

吕坤又说道:“吸毒的那些,也是混账!我部队上一个领导,当年参与过边境禁毒,跟我们说过好几回,有战友就牺牲在他身边,他说过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深。”

他很认真的说道:“要是卖毒品的都能出来重新做人,当年他死在缉毒战场上的战友可还能复活?”

复古软妹子唯美温馨私房

吕冬赞同:“这些人不配被原谅!”

手机这时突然响起来,吕冬看了眼,打电话过来的是王栋,吕氏餐饮有入股王栋开的八点在线连锁网吧,俩人倒也常有联系。

接通电话,王栋说是有要紧事找,又不肯在电话里说,跟吕冬约了下午在一家茶社见面。

下午两点半,吕冬准时出现在王栋约好的茶社里面,王栋跟他进了一间茶室,让人不要过来打搅。

看着王栋熟练的沏茶,吕冬问道:“最近研究上这个了?”

王栋倒了一杯茶给吕冬:“尝尝。”他笑笑:“跟风,随大流。”

吕冬哪懂得这些,一口喝下去:“没茉莉花茶好喝。”

王栋却说道:“花茶口味太重。”他又给吕冬倒上一杯:“最近放暑假,网吧不是很忙,跟个朋友学了下功夫茶,可惜没学到家。”

吕冬听得出来,王栋这是话里有话,说道:“我都是大杯子下茶叶直接开水冲。”

“你这样,好茶也品不出好味。”王栋笑着说道:“可惜,那位教我功夫茶的朋友出了点事,要不然叫他过来,能给你普及一下饮茶的讲究,保证大开眼界。”

吕冬干脆顺着他话问道:“你这位朋友,我认识?”

王栋说道:“你应该见过,商务中心KTV的老板,我表妹夫,叫做魏庆,好像他刚开业的时候,你和宋娜去他那唱过歌,他以前跟着我干过一阵,后来在商务中心开了KTV。”

话说到明处,吕冬直接点明:“王哥,我问你个事,KTV有你的股份?”

“没有。”王栋赶紧摇头:“绝对没有!我游戏厅和台球室都关了,就做网吧。”

吕冬不等他说话,就抢先把话堵住:“这事你别掺合,涉毒无小事!”

王栋笑笑,似乎没当回事,换水烧水冲茶,考虑怎么说。

吕冬也不说话,端起杯子来缓缓品茶。

过了好一会,王栋才说道:“魏庆这人我了解,人不坏的,有可能是下面的人糊弄他,也可能是一时糊涂。”

吕冬看向王栋:“王哥,咱都是在社会上打拼的,这种事能说一时糊涂?”

王栋笑呵呵的说道:“没这么严重吧?吕冬,你哥是直接负责人,你跟县局关系又好,魏庆是我表妹夫,我总不能看着我表妹整天哭,你就帮忙说说情,我保证,魏庆出来绝对重新做人……”

看到王栋脸上的笑,吕冬想到还在住院的吕春,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了浓浓的嘲讽。

“王哥,我跟你说个事。”吕冬收起脸上的笑,显得很严肃:“我大哥,就吕春,昨天为了抓跟这案子有关的毒贩,差一点就被毒贩开车撞死,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右臂伤到了骨头!”

王栋并不知道这事,有些吃惊。

吕冬想到吕春,一阵难受,说出的话有点不大好听:“你说魏庆一时糊涂,让我去给他说情,让他有机会出来重新做人,我哪有这么大脸!就算有,我也不能去,要不我有脸去见我大哥?”

想到毒贩手里的枪,想到吕春受的伤,吕冬终究忍不住:“给魏庆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要是我大哥没了,谁能给我大哥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谁能给那些牺牲的缉毒警察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

吕冬忽然想到上午吕坤说过的一句话,卖毒品的人能出来重新做人,当年死在缉毒战场上的战友可还能复活?

说到这里,吕冬心里堵得慌,王栋极有可能是挨不过自家表妹的情面,所以才过来。

但事不是情面的事!

吕冬很少用道德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个道德模范,但此时此刻实在没法忍:“王哥,你搞清楚一件事,这不是犯错,这是犯罪!说句不好听的,你知道他的KTV里,卖出去一克,会毁多少家庭?会特酿的让那帮王八操的孙子多买几颗子弹,会让那些缉毒警察多流多少血!”

王栋脸上的笑早就没了,哪怕当年他跟吕冬做对时,都没见吕冬发过这么大火。

吕冬远的管不了,也没那个能耐管,但他哥流血流汗,差点连命都搭上的事,哪里忍得住:“咱俩能在这里喝茶,不担心家里人叫毒品坑害,为的是啥?毒贩子有良心?这群王八蛋有个屁的良心!只是因为有人在前面替咱们扛起了这些!他们用命保护的这些,守护的这些,难道就是让咱们拿来糟蹋的吗!”

王栋脸色绝对称不上好看,小巧的茶壶早就放下了。

宋娜和杜小兵都说过,吕冬做事有时候瞻前顾后,总是想考虑的更加面一些。

但这事吕冬根本没考虑跟王栋闹翻了咋办,也不管闹翻了咋办,叫王栋轻描淡写引起的那股闷气,不吐出来不可能:“不管是谁,只要特酿的卖毒品,都不配得到再来一次的机会!”

可能是那口闷气随着话语出去不少,吕冬情绪略有平复,说道:“王哥,如果你还拿我吕冬当个朋友,就听我一句劝,这事别管,你也管不了。”

王栋伸出断了一个指节的右手食指,在茶盘上划拉着,偌大的脑壳上渗出一层汗珠,不知道在想什么。

吕冬言尽于此,就算闹翻了,那就闹翻了,这种事都胡乱伸手的人,再来往做什么?

就像曾经,很多艺人在吸毒后都说自己压力大,他们的压力有那些每天和死神搏斗的人大?

安静的坐了一会,王栋微微点头:“我知道了。”他站起来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回身:“吕冬,今天这个事,是我一时糊涂。”

王栋率先离开了。

吕冬随后出了茶社,站在门口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感觉胸口的郁闷下去很多。

回来这三年多,像今天这么冲动,很少。

话王栋可能听进去了,但吕冬非常清楚,哪怕王栋听进去了,两人的关系也不可能回到从前那样。

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在网吧生意上的合作。

可能换一种委婉的方式,王栋也能听进去,可能影响不像现在这么大。

毕竟人有钱了,就会追求个脸面。

今天这事,说到底他吕冬没给王栋脸。

吕冬不后悔,时间再往后推,还是会以这种激烈的方式说出来。

做人得特酿的有底线!

吕冬没法也不可能要求别人像自个这么想,王栋能听得进去不胡搞,这人其实就不算差。

但反之,就没得说了。

吕冬上了车,让吕坤回公司,然后给财务上的钱峰打电话,让他盯着八点在线那边点,如果王栋真要上蹿下跳的往外捞魏庆,吕氏餐饮这边马上面撤资,这样的合伙买卖不做也罢!

当天晚上,太东省的省级新闻上面,播报了这次案件。

青照这边只是一部分,南疆那边利用这边供述的线索,一举打掉上线,泉南包括大学城在内,多家娱乐场所涉及在内,其中重点提及了魏庆的商务中心KTV,因为他是主犯主要的下家之一!

魏庆的KTV,最近一年多来,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在校的大学生。

那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还没来得及踏入社会,人生就被毁了一大半。

按照吕冬看新闻节目的推测,这个魏庆涉及数额相当大,就算不够吃花生米,最少也得二十年。

后面的几天,王栋那边一直没啥动静,吕冬也不是圣人,暂时就这个样了。

不过,吕家村的普法教育告一段落之后,又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禁毒宣传。

吕冬还跟吕春说好,等到他伤好了以后,让他亲自做个现身说法。

毕竟吕家村的自己人,打小就生活在众人身边,说出的话更可信,更加有说服力。

第531章 一个都不能少

吕春受伤的事,终归是让家里知道了,好在胳膊伤情不重,除了吕冬的大伯母哭了一阵,倒也没有闹出太大的波澜,但大学城对包括网吧在内的各种娱乐场所进行新一轮整顿,却是免不了的,据说杨烈文在管委会的会议上发了火。

正常的,但凡有一点良知,对毒这种玩意,都是深恶痛绝!

专项整治,普通上班族察觉不出来,相关的经营业主们才有切身体会,各种检查比以前严格多了。

但杨烈文在大学城主政两年多,对各部门的改革治理,终归有所成效。

新一轮的检查整顿,对合法经营的商户们,基本没带来多大困扰。

放在以前,这种运动型的检查,哪次不弄得鸡飞狗跳。

当然,不按照规定走,比如大型娱乐场所连安全通道都没有,KTV连证件都不全,被查了也没啥可喊冤枉的。

到了八月中旬,炽烈的天气终于有朝凉爽转的趋势。

在苏徽豫三省接连出差的宋娜,也回来了。

这两年,宋娜愈发会做人,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去探望已经出院回家的吕春,还给方燕带了份小礼物。

东西不贵,但出远门回来,多少是份心意。

然后,吕冬和宋娜躲在自个的小窝里,一天没再出门。

可能这近一个月的时间到处跑,日常防护不够,宋娜明显比走之前黑了。

平静下来之后,宋娜靠在吕冬身上,笑眯眯的问:“不会嫌我黑吧?”

吕冬抓着她一只手,说道:“哪黑了?这叫健康肤色,别人还羡慕不来!没见港城那个明星古仔,古铜色的肤色多受欢迎。”

宋娜勾起吕冬下巴:“咋越来越会说话了!不行,我得看紧点,可别叫人抢走了。”

吕冬将宋娜抱在腿上,只是笑。

宋娜转而说正事:“我和李青这次去了趟义务附近,那边的小商品市场发展很快,看了多个厂家,等咱们杀过长江,就能签代工合约。”

吕冬点点头,问道:“店开的咋样了?”

“主要城市的主要商场都签了,还带着那个女明星搞了几场宣传活动。”宋娜挪动一下,调整个更舒服的位置:“其实做这一块的,要么是高端的品牌,比如施华洛世奇之类的,要么是低端几元超市或者摆摊的类型,中端的反而比较少,留给温馨的市场空间也不算小。”

吕冬说句实话:“做的这行,我两眼一抹黑,也帮不上,只能给精神鼓励。”

宋娜翘起头来,吻了吕冬一口:“给我的帮助还少吗?”

“这次出去,收获很多。”她简单说道:“李青挺厉害的,经营上很有一手,我现在都担心她跳槽了。”

宋娜问吕冬:“要不,我给她配股?”

吕冬知道,想要留住人才,肯定要给好处,想了想,说道:“可以给期权,或者一点一点来,千万别一次给太多,具体和娜塔莎把握。”

宋娜点点头:“我明白。”

“还有最后一年了。”吕冬双手环绕,紧紧抱住宋娜,鼻间嗅着她留长的头发上的香味,说道:“黑蛋,还有一年就毕业,我就能把娶回家了。”

这话戳中宋娜的开心点,故意说道:“想娶我可没这么容易。”

吕冬很认真的说道:“所以我都想好了,到时候不同意,我就把绑回吕家村,去做压寨夫人。”

“说得跟牛魔王一样。”宋娜转而说道:“我的学分修的差不多了,看看吧,这个学期中段估计就能出来实习,到时能轻松一些。”

吕冬开句玩笑:“有个学历高的媳妇,压力挺大。”

“我这大学也是混下来的。”宋娜说句实话,提醒吕冬:“我看报纸,说是京城那边在筹备建立一个商学院,专门招收企业家的,好像明年下半年开学?我记不太清楚了,到时也可以去镀镀金,拿个商学硕士啥的。”

吕冬想到一个名字,莫不是长江商学院?

貌似那是个找人才,搞社交,拓展人脉关系的好地方?

吕冬专门记了一下:“对了,黑蛋,这两天哪天有空,去我家吃饭?”

“要不明天?”宋娜出差回来,准备给自个放几天假,休息调整一下:“有空?”

吕冬应道:“那就明天好了。”

在外人眼里,每一次到吕家村,看到的都不一样。

西边的新村还没完成,东边就开始规划游乐园和度假村,尤其是后者,秋收之后就能进场开工。

如果有人穿吕家老村而过,就会发现更多,吕家村北边的食品加工厂规模不断扩大,如今光是大型生产厂房就有五六个,再加上配套的设施,快把吕家村北边的地占全了。

就连通往厂区的路都一再拓宽,仓库区的出货口,增加到了一次性能给十多辆半挂车装配货物。

拉满货的货车,能沿着北边的道路一直往西走,就近上高速公路,或者去往盖世物流中心,转运其他地方。

中午回家吃过饭,短短的午睡片刻,李文越顺着集街往北走,到大桥这里上了新修好的桥头坝,沿着全新的河堤去厂里那边。

整个暑假,除了有时候跑县城,李文越都在食品公司上班,十月份左右就能出学校实习,到时他就能真正回村里上班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