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象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以至于他第一时间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这一瞬他从格鲁·怀斯曼的眼中看到了惊讶,他才从记忆的深处找回名为哑然失笑的情绪。

似铁片摩擦的难听笑声响起。

血象看着缓缓从高空降落的陆泽,摇摇头说道:“这或许是本座此生听过最为有趣的话。年轻人,你很勇敢,只是……”

说这话的时候,血象的语气里真的充满了某种钦佩。

已经太久没人这样和他说话了。

“你的长辈没有教育过你祸从口出么?”

血象或许想营造出某种和蔼可亲的气氛,只是这烂铁片摩擦一般的声音,实在有些败坏形象。

格鲁·怀斯曼手中托着圣经书,眼神里满是悲天悯人。

神不会介入凡人的争夺,但是会给予迷途者正确的引导。

陆泽冷漠相望,不为所动,似乎真的在等待这三秒钟。

“咿呀!”

漫漫无边葵花地里的阳光美少女图片

这一刻,一道奶声奶气的呼唤反而率先打破了平静。

法老从陆泽的口袋里冒出头,看着林韵雪的方向,急切的呼唤。

“咿……”一撮粉色的毛竖起,瑟瑟发抖的兜兜林韵雪的怀中冒出一点点。

若不是听到哥哥的呼唤,它根本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因为主人的昏迷,它又感受到了太多太多恐怖的气息,生性胆小的兜兜没有哭出声来已经是很难得了。

听到妹妹的呼唤,法老大大的眼睛里立刻充满泪花,它仰头冲着自己主人奶声奶气的叫了两嗓子,同时伸爪指向林韵雪的方位。

“咿呀……”

陆泽垂下眼皮,温和的看向法老。

“平平安安。”

简单的话给了法老莫大安慰,这只小波球安静了下来。

陆泽抬起手腕,三秒时间,不多不少。

“时间已到。”

陆泽抬头看向血象,淡淡的声音响起,似是说给自己听,又似乎是说给两名绝世强者听。

“我就不和二位客气了。”

嗯?

血象和格鲁·怀斯曼俱是一愣。

两人视线有不经意的交汇,传达出了同一个意思。

这名夏国的新晋战王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可是,就在他们这样想着的时候。

视线里的陆泽,右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姿态轻松随意。

啪。

这是什么意——

一句话在心中闪过,最后一字却没来得及冒出。

天地万物,便在那高于山海与寰宇的亘古深处涌出的伟力下,轻轻凝固于此刻。

就连法老也包括在内,它大大眼睛里的可怜依然在闪烁光泽。

时间静止!

0.9秒的时间,对于一名站在界限之前的烈风巅峰武者而言,那是足以跨越数百米的宽裕时间。

陆泽动了,似是随意迈出的一步,却生生在这迷雾弥漫的空间里撞出一道刹那洞穿三百米的扭曲轮廓。

如盾构机穿透山峦时留下的那条隧道。

中空的轨迹,幽深、震撼。

陆泽左手负后,踏破壁障而来,出现在血象的身侧,垂着的右手四指并拢如刀,精准刺入血象右手间隙里。

那浑厚近乎实质的星源力,对于陆泽而言,却只是粘稠一些的液体罢了。

陆泽的手掌横在林韵雪的脖颈之前,轻轻回拢。

少女细腻冰凉的肌肤落入掌心。

陆泽眼神温和,右手动作这一刻似乎变得小心,如托珍宝。

柔和的星源力将林韵雪身上所有的其他外力剥离开来。

陆泽微微转身,负在身后的左手探出将林韵雪揽入怀中。

这一刻,众多加诸于身的外界干扰,都被陆泽那一身此世界最精纯星源力隔绝于外。

女孩精致的容颜静静靠在陆泽怀里。

这是在林韵雪身上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娇柔。

也就在完成交接的一刻,陆泽眼神里所有的温和都消失不见,化作了那亘古的平静,眼底深处金色指针的虚影一闪而过。

星源时钟暂停于时间长河外的0.9秒时间轻轻抹除。

时间恢复。

林韵雪紧皱的眉头一个微微颤动,随即舒缓,似乎终于从噩梦中挣脱。

陆泽抬头看着来时方向,只身撞破空间的风暴终于爆发。

那道定格于一瞬的“隧道”从起始点依次崩塌。

环状气爆霎时贯穿出一条直线。

格鲁·怀斯曼眼中的笑意犹在,只是眼前的画面与上一秒印在脑海的景象截然不同。

那种古怪的感觉让他的大脑、脸颊感觉到不适。

血象的目光里浮起淡淡的不屑。

只是当陆泽的背影匪夷所思的替代林韵雪时,当他瞬间适应眼前所出现的一切画面后,他的眼神变成了震怒。

世人何时敢在他血象手里夺人了!

“竖子安敢!”

周身迷雾沸腾,深红色的气息覆满黑色的手甲。

血象的身后这一刻竟然出现一条吞天巨蟒盘踞的虚像。

五指森然一握,身后巨蟒低首,凶厉的目光看着陆泽,猛然一扑,撞入虚空。

气势、力量,都是世间之巅。

然而,陆泽却连头都不曾回转,尚未收回的右手,一个小弧度收臂,再随意一拂。

方寸之间,陆泽的反手一扫却犹如轰出了一座山峦。

血象的瞳孔中泛起凶光。

他的手掌与陆泽手背相撞,但是想象中将那凡胎肉体一击抓碎的画面没有出现。

反而感受到携着此世界最浩瀚巨力而至的山峦轰击。

轰!

声波化作巨浪,涤荡四周。

下方百米,原本的怒澜波涛竟被瞬间压平。

一道深深的沟壑切穿海洋,如一条细线横于两人下方投影之间。

冲力抵达面前,却在陆泽手背前,沿着无形的壁垒向四方蔓延。

陆泽被向后冲退。

血象同样如此,在空中所有的借力点都是自身构筑的星源面,没有大地可以传导卸力。

只是掌握超未来导力技术的修蛇成员,不可能毫无风度的退开。

他身后泛起粘稠的血色雾气,并在瞬间蔓延成一条丝线,贯穿至百米之后。

丝线四周仿佛遭受巨力的压迫,雾气中形成大块的雾团,深浅不一的红雾猛地散开。

百米之后。

血象的身影瞬息凝实。

而后,这百米血线消散,百米之内的雾气发生惊天爆炸。

血象抬头,灰白色花纹的面具看向前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但是可想而知他此刻的心情。

半空,格鲁·怀斯曼的眼神终于微变。

陆泽这虎口夺食又身而退的一幕被他程览在目中。

正是因为太熟悉修蛇组织的实力,所以才过于明白陆泽此刻的行为是何等惊世骇俗。

为何这名年轻的战王能够在修蛇环首之一的血象手中悍然夺人!

为何这等实力的年轻战王,以前从未听过。

为何……嗯?

格鲁·怀斯曼的视线里,陆泽后退这百米似乎根本不是在卸力。

因为陆泽身后根本没有血象那般惊天动地。

而且他在被冲退之后非但没有转身再战,而是单手揽着林韵雪轻轻落于紫岛学院上空。

脚尖落在那头黑章鱼构筑的能量壁垒上时,偌大的球形护罩无声熔出一个空洞。

“照顾好她。”

人们甚至根本没有看清陆泽的面貌,就感觉一道人影落于最前,俯身放下林韵雪。

众人只是感觉陆泽此刻的身姿若仙人,声音虽然年轻却有洞彻世事的成熟平静。

种种古怪的观感糅合到一起,没有任何冲突感,反而让陆泽身上又蒙上一层神秘面纱。

抬头,起身。

如惊鸿一现,陆泽脸颊露出一个些许的角度被眼尖的同学捕捉到。

带着棱角分明的冷漠。

那种气势,将陆泽的气息烘托到最高。

在众人心中,陆泽的身份地位无限拔高,而且满足了诸多女生在内心对英雄的幻想。

陆泽的身影瞬间返回半空,随手向后一挥,洞穿的能量结界竟然被陆泽完美补上。

单是这种人类的星源力与迷雾巨兽力场完美融合的一幕,就足以令世人惊叹了。

可是在陆泽手中,却不过是随手一挥。

弹至高空的陆泽没有抬头,刚刚揽着林韵雪的左手三指并拢,指缝间有实质化的白色雾流逸散成清泉,下一秒化作滔天洪水,托于头顶。

秘技——流水·卸风!

那里,一道光环毫无征兆打开。

眼中充满神性与金色光辉的格鲁·怀斯曼出现,右手食指指尖顶着一枚滴溜溜旋转的光球,猛地按下。

只是,他没有料到自己毫无征兆的突袭,还会被陆泽随手挡住。

陆泽身侧空气激荡,光芒万丈。

陆泽身后,无数气流逸散。

没有爆炸声。

所有能量造成的光影浮现而又消失。

这一次陆泽没有后退。

因为他的脚下就是紫岛学院的众人。

反而是格鲁·怀斯曼感受到陆泽那近乎壁垒一般的三指反弹巨力,他口中吟唱着福音,手中圣经书无风自动。

头顶光环再度闪烁亮起。

这位江户枢密主教化作流光重现于更高处,看着陆泽的身影眯起眼睛。

“神一定会为你这样的神使而愉悦。”

陆泽眼中露出嘲讽。

“他是修蛇。”

“那你就是圣曜教会了?”

谁都没想到,陆泽竟然一语道破他们的来历。

这甚至比陆泽的实力来的还让他们惊讶!

他们双方,只有死对头之间才了解。

这名年轻的战王是如何知道的!

可惜,陆泽并没有打算解释,甚至根本没兴趣深究。

他的眼神扫过格鲁·怀斯曼和血象。

“我要救的人,纵然是恶魔亲临也杀不了。”

“同样,我要杀的人,神也救不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