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姑娘,你是说今夜操纵尸潮的是巫蛊族。”

回到住所后,孟珺桐找到了颜风奕。

这一夜不消停,颜风奕自然是无心入眠,孟珺桐去找他时,他正在起草驿文,准备将长渠镇的事情上报去王都。

国中闹邪秽可不是小事,弄不好,这是要祸乱国家气动的。

加之赵王又笃信国运命数一说,此事最好还是请寒丹城中的堪舆师过来看一下。

再者颜风奕也希望朝廷能够派下一个干吏来进行善后工作,如今这位李昌镇守实在是叫颜风奕看了都来气。

孟珺桐将邪蛊师一事告诉颜风奕也是想从他这里多了解一些关于巫蛊族的事。

“颜叔叔,我听薛大哥说你曾经南下去过蜀国,也就是现在的秦国蜀地,而那巫蛊族曾经就是蜀地的一个古老部族,所以我想问问,你对于这个部族可有了解。”

颜风奕面色沉凝,当年的蜀地之行,可是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影响。

“那地方是远古遗留的荒芜之地,那里的部族都非常的古老,而且对外十分封闭,甚至可以说是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言。虽然说是地属蜀国境内,可当时的蜀国根本就领导不了那些部族,否则就那茫茫十万大山,浩浩百里穷泽的千万部族联合,也不会叫秦国轻易吞并了昔年的蜀国。”

孟珺桐认真的听着颜风奕讲述,忽然她心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母亲会不会最后就去了那里。

用颜风奕的话来说,那个地方诡异之极,又极其封闭。

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

韶华那么多的游世人,遍寻神州也没有发现母亲的踪迹,她会不会就躲进了颜风奕刚才说的十万大山,百里穷法之中。

颜风奕继续道:“那地方的绝大多数部族我们都不了解,倒是这个巫蛊族,还真的闹出过些事情来。”

差不多就是十多年前的样子,颜风奕带人长期在蜀地为赵王寻觅仙宝,当时曾有传闻十万大山之中有一邪恶的部落经常会下山抓村民百姓家的童男童女回寨子里去炼蛊。

当时蜀国还是一国,蜀王知晓此事非常的愤怒。

对付外敌,这些部族不肯出人出力也就算了,如今竟然敢滋扰他们国中无辜百姓。

当下蜀王便命令麾下一员虎将带领千人进十万大山剿灭那个邪恶的部族。

那次征讨具体是什么样的没有人知道,只知道那位将领回到王都后不久就大病离世了,而那进山的千人大军,也再没有被人提起过。

颜风奕当时特意打听了关于那个邪恶部族的事情,得知那个部族便是巫蛊族。

这一族的人天生善长与各类的毒蛊打交道,他们寨子里的孩童才刚刚学会走路,就已经开始辨识畜养各种的蛊虫。

有传闻说这个寨子周围布下了绵延十多里地的毒障,凡是进入到巫蛊族寨子十里范围内的人,都会身中剧毒而亡。

也有传闻说是寨子里豢养了强大的尸蛊兽,凶猛异常,可食鬼神。

总之自那以后,便没有人再去打那个寨子的主意了。

“难道那位蜀王就这么算了?那可是整整几千条性命啊。”孟珺桐有些吃惊。

颜风奕摇了摇头叹息道:“当时的蜀国已经十分的衰败了,你知道当年蜀秦两地的守边军士总共才多少人。连兵带将加起来,也就不过是七八千人而已。

那派去剿灭寨子的千余将士有一半还是从边军抽调的。蜀地人烟稀少,这个损失于他们而言是非常惨烈的了。

再者没有多久,老蜀王也病死了,坊间有人传言就是巫蛊族的人诅咒了蜀王,如此一来更加没有人敢去招惹那群瘟神了。”

“那他们之后呢,可还有继续下山滋扰百姓,掳掠童男童女?”

“怎么可能停止,连一国的王君都不敢制约他们,那他们还有什么可忌惮的。此后巫蛊族的行为是更加的肆无忌惮。当时居住在十万大山附近的村民,但凡谁家是要下个孩子,那都得跑出去上百里地,偷偷生完,再将孩子寄存在远房亲戚那儿,才敢回家。”

“这也太荒唐了,”孟珺桐原本因为母亲之举害得巫蛊族世代受到诅咒之事还有些歉疚,可现在想来,那巫蛊族的所作所为,还真有几分自作孽不可活的味道。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孟珺桐希望在颜风奕提供的信息中得到一些关于母亲行踪的蛛丝马迹。

颜风奕伸手轻抚下巴:“后来是秦国出了兵,直取十万大山,一把大火焚尽十里瘴林。

你应该也知道,秦国攻破蜀国几乎是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连国门都是蜀国的百姓替他们打开的,这其中多少是有感激当年秦人为他们镇伏邪魔的因素在里边。”

孟珺桐微微一皱眉头,这件事好像同她母亲没什么关系啊。

“颜叔叔,秦军就这么厉害,难道巫蛊族都没有反抗吗?”孟珺桐有些不甘心继续问道。

颜风奕忽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对了,当时带领秦国将士进十万大山的貌似是个修道者,名字我不知道,但是蜀地的百姓称其为降魔仙子。”

降魔仙子,孟珺桐怔了怔,这会是在说自己的母亲吗?

“后来回国后,我也曾让谍子探查此人的身份,毕竟有能够弹压巫蛊族的手段,我也担心日后此人会成为我赵国的敌人。可是最后却是连一丁点儿的信息都没有查到,好像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颜风奕可是手握赵钩的情报大佬,连他都查不出来的人,那恐怕整个六国之内也没有几个。

孟珺桐越发觉得那位降魔仙子就是自己的母亲,十多年前,那应该是她第一次做为韶华游世人进入人间积攒功德的时候。

“那之后那个巫蛊族就从此销声匿迹了吗?”

颜风奕思索片刻答道:“据说当初秦人的一把大火足足在十万大山的那片瘴林里烧了半个多月。那些巫蛊族的家伙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当时大家猜测,整个巫蛊族都死于那场山火之中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