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后来,甚至传江三公子身上被洞穿了一个大洞,透过洞都能看到后面,五脏六腑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血流了大半。幸好遇到医王阁的秦姑娘,把人给从阎王爷那儿救了回来……

江三公子从大哥口中得知后,都差点以为是真的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里面不会真少了点啥吧?不对!秦姑娘说了,他很幸运,没伤到要害,脏腑受伤的程度也不重,外面这些人,真是以讹传讹!

顾夜坐在她老公送的专属小马车中,舒舒服服地躺在里面吃吃喝喝。里面的零嘴儿准备得不少,又没有人限制她,到用午饭的时候,她的小肚子早就填得饱饱的了。

靳陌染却很满意没人跟他抢烤鸭,一个人独享了一只,还意犹未尽——庆丰楼的烤鸭,真是美味啊!这大概是跟着臭女人唯一的好处了。

顾夜没啥胃口,只是马车里的小炭炉上,热了一罐鸡汤,跟月圆分吃了。她看着马儿,叹了口气道:“等到下一个城市,把那匹马卖了吧?小圆圆跟我坐马车,免得在外面吹寒风。”

“与其把马卖了,不如买个车夫呢!”靳陌染冷哼一声道。他堂堂森国暗卫教头,竟然被当做马夫使唤,真是不爽!

顾夜想了想,摇头道:“咱们仨人正正好,临时买人的话,你不怕混进来不明身份的人?”

靳陌染看了她身边的月圆一眼,心道:已经混进来了,你这女人真够迟钝的!不过,看在这丫鬟没什么动作的份儿上,就先不拆穿她。他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晚上的时候,照例投宿村庄。这个村子在两座城镇之间,经常接待投宿之人,能赚些外快,还算比较宽裕。顾夜她们来得早,搞到了两间单间。

他们投宿的那家女主人,笑着问道:“三位贵客,我们这儿的价格有只单纯借宿,和包食宿两种。请问需要为你们准备晚饭吗?”

“不用,我们带吃的了。可能要借婶子您家的厨房一用。”这越往南走,气温越高,带的饭菜点心什么的,得赶紧吃完,放坏了多可惜啊!

女主人还算热情:“可以,您尽管用。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

清新干净美女皮肤白净通透唯美图集

“谢谢婶子!”顾夜从马车里取出红烧肉、香煎羊排,一罐子冬笋排骨汤,让月圆生火,把菜热出来。

浓浓的香味,飘散在农家小院上空,即便是已经吃过晚饭的主家们,也不停地咽口水——实在是太香了。他们能忍住,家里的孩子却忍不住,都蠢蠢欲动地想要到厨房去看看客人吃的什么。大人们当然不让,孩子们撒娇耍赖。大人生气打孩子,孩子们鬼哭狼嚎……

“嘿!主人屋里可真热闹!”靳陌染幸灾乐祸地往嘴里塞了一块羊排,津津有味地啃着。

“孩子嘛,哪有不嘴馋的!小圆圆,你去拿个碗,给主人家拨一些菜过去。”顾夜对小孩子,还是比较心软的。

靳陌染却抗议地道:“这俩菜,还不够咱们吃的呢!你要拨给他们也可以,再拿出一坛佛跳墙呗!”

别人想吃还得碰运气的“佛跳墙”,庆丰楼的掌柜一下子就给准备了三坛。靳陌染早就馋这个了,不过中午的时候不好加热,只啃了只烤鸭……

顾夜瞪了他一眼,道:“晚上吃这么多油腻的,小心半夜跑茅房!”

靳陌染嘿嘿一笑,道:“我这可是铁胃,吃什么都不会闹肚子。来吧,佛跳墙!佛祖闻了都翻墙而来!”

顾夜让月圆送了些红烧肉和羊排过去。小孩子们立刻停止了哭声,欢呼地围过去,然后是大人们推辞和道谢的声音。

这时候,院子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清亮的女声道:“人呢?我们是来借宿的!”

女主人赶忙出来,带着歉意地看着两位漂亮的小姑娘:“对不住,我们家只有两间待客的房间,都住满了。要不……两位姑娘去别家问问?”

灵儿焦急中带着几分丧气地道:“我们问过好几家了,都说没有房间了。这大冷的天的,总不能让我们两个女孩子露宿外边吧?主人家,您再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腾出一间来。我们可以多给些银钱。”

“实在抱歉,为了腾出两间房,我们一家老小都挤在一张炕上,实在挤不出房子给两位姑娘了。”女主人很想多赚些银钱,可毕竟家里的房间都借宿出去了,总不能把前面人赶出去吧?太不道德了!

顾夜从厨房里出来,手中还拿着一根羊排啃着。她见这主仆俩年岁不大,长相清秀,目光清正,不像是心术不正之徒。

顾夜不忍两位小姑娘露宿外面,便开口道:“两位要不再去别家问问,如果实在找不到……不嫌弃的话,可以跟我们挤一挤。婶子家的炕挺大,睡五六个人应该没问题。”

“姑娘,是她们!”灵儿看到顾夜身上的浅金色衣服,回头看了自家姑娘一眼,不知道要不要当场拆穿她们。

“怎么?贵主仆认得我?”顾夜自然听到了灵儿的话语,挑眉问道。

秦梦萱柔柔地笑着道:“不认得。但是我们认识姑娘身上的衣服。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医王阁的人,在下药神谷方雅舒。”

“幸会幸会!药神谷跟我们医王阁素来颇有来往。我好想没见过方姑娘哦!”在顾夜看来,医药不分家,两家应该是有往来的。所以不敢贸然报出秦梦萱的名号。

“药神谷不达到四级药师,是不能出谷的。我也是才通过谷里的考试,出门历练的。”秦梦萱悄悄地打量着对方。

娇小的身材,雪白的肌肤,一双大眼睛充满灵秀,爱笑的嘴角一直保持着弧度。是一个漂亮又心地善良的小姑娘呢!她到底为什么假扮成医王阁的人呢?到底是敌是友?

顾夜一听,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好巧,我也是第一次独自出门历练。我是医王阁的秦梦萱,很高兴认识方姑娘。”

灵儿在一旁直翻白眼——用别人的名字,倒是挺顺手的!你这只李鬼,终究会在我们姑娘面前露出真面目的!先让你得意着!

“既然我们两家是老相识,就不要方姑娘、秦姑娘的了。瞧上去……我应该比你痴长一两岁,不如叫你秦妹妹吧?”秦梦萱提议道。

后面的靳陌染一听,噗嗤一声笑出来。被顾夜瞪了一眼,又捂着嘴把笑憋了回去。

顾夜暗自磨了磨牙,但看到秦梦萱温温柔柔的表情,知道她不是故意占自己便宜。她吸了一口气,强笑道:“我娃娃脸,看上去小了些。我已经十五了……”

“没听说医王阁的秦姑娘及笄啊!秦姑娘要是及笄的话,我们药神谷肯定在邀请之列。”灵儿瞪着圆圆的杏眼,不爽地看着顾夜这个冒牌货。假冒我们姑娘不说,还想占我们姑娘便宜,让姑娘喊她姐姐不成?

顾夜干笑两声,道:“我说的是虚岁……我是正月出生的,这正月马上要过了,不就又长了一岁吗?”

秦梦萱倒是无所谓:“那真是要叫你一声姐姐了。我是十月出生,今年也十四了。秦姐姐准备去哪儿历练?不如我们结伴,路上好有个照应。”

“我准备去森国,去拜访一下那边的苗医,说不定有启发呢。那儿山林密布,瘴气弥漫,危险重重,不方便跟方妹妹结伴。”顾夜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到森国有正事要办呢!

灵儿撇撇嘴,不敢让我们姑娘跟着,是怕自己露馅穿帮吧?

秦梦萱却道:“正好,我也听说那边有不少名贵的草药,想去山林里碰碰运气呢。瘴气、虫蚁对别人来说是威胁,别忘了,我可是出身药神谷呢!”

“那……好吧!方妹妹,你出门历练,怎么不带个侍卫?什么时候江湖上这么和谐了?”顾夜对这位“药神谷”的小姑娘印象不错,长得好,性格好,脾气好,应该是个不错的同行者。

秦梦萱小声地道:“我带了药……”说完,给她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顾夜回以了然的笑容。

靳陌染感觉牙痒痒的——又是一个用药高手!他平生第一次跟头,就是栽在不会武功的用药好手上的。现在又来一个,真是……

“臭丫头,你不会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吧?”靳陌染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顾夜对他道:“放心,你的事耽误不了!对了,你们还没吃晚饭吧,一起吃点儿呗?”

“这……怎么好意思?”秦梦萱早就闻到空气中诱人的香味,极力克制罢了。这农家小院的条件,不像是能大块吃肉的人家,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食材是人家自带的。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咱们两家本是世交,能够在这儿相遇,就是一种缘分。你叫我一声姐姐,我这个当姐姐的难道就不能请妹妹吃顿便饭?”顾夜拉着秦梦萱的小手,进了低矮的厨房。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