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迷路了。

带着两头魔熊跑得时候,亚瑟专往树林密的地方钻,利用树木阻挡人面魔熊的追击。

当把两头魔熊彻底甩掉的时候,亚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四周的树林长的几乎都一样,天也逐渐暗了下去,亚瑟已经完失去了方向。

紧张的战斗过后,身体的疲惫和疼痛一起涌来。之前战斗中的伤也还没来得及处理,被血浸透了的武服潮乎乎的贴在身上,冷风往里一灌,刺骨的寒冷和伤口刀割般的疼痛夹杂而来。

担心随时可能降临的危险,亚瑟根本不敢现在处理伤口,只得先找了一棵背风的大树缓缓的坐了下来。好在有空间手环在身,亚瑟取出一些肉干和酒补充一下体力,辛辣的松子酒入口,亚瑟感觉稍微暖和了一点。

吃了点东西后无边的困意便开始袭来,两只眼睛渐渐的往一起合拢。

“不能睡,千万不能睡!”亚瑟的心里剧烈抗争着,自己一旦睡过去晚上就可能冻死在这,必须要找可以过夜和处理伤口的地方。

亚瑟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眼睛才完睁开,又从地上抓了两把雪,用力的在脸上搓了一阵,亚瑟才算彻底清醒过来。

此时天已经完黑了,亚瑟的手环中有火把,却不敢点燃,在森林深处点亮火光,引来野兽和敌人的几率远大于同伴。亚瑟只能认准一个方向,深一脚浅一脚的摸黑前行。

不知走了多远,双脚已经开始变得麻木,亚瑟都没有找到一个哪怕可以栖身的树洞。

亚瑟忽然停了下来,他隐隐感觉好像什么地方不对?

“扑啦啦”一只黑鸦忽然从亚瑟的头顶飞过,亚瑟下意识的仰起了头。

清纯少女沙滩海浪养眼写真

在亚瑟仰头的瞬间,一条高大的黑影突然从林间蹿出扑向亚瑟。

突然遇袭,身心俱疲的亚瑟仍然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

但只来得及将星陨巨剑横在身前,黑影便重重的撞了上来,一股巨力砸到了星陨剑上,力量之大还在人面魔熊之上。

星陨剑脱手,亚瑟被震得倒飞了出去,人在空中一口血就喷了出去。

亚瑟后背撞在树上,弹了一下,摔倒在地。

亚瑟想立刻爬起来,手臂一软,又再次摔倒。

又一条人影从树后蹿出,一口锯齿大刀剁向亚瑟的脖子。

竟然还有人!

亚瑟用尽身的力气往旁边一滚,躲过致命一刀。

第二刀紧随而至,依然是奔亚瑟的脖颈,对方就是想杀了亚瑟。

亚瑟再也无力闪躲,只得努力抬起了手掌,在大刀落下之际一股冲天水幕展开。不但挡住了致命一刀,还将持刀的人影喷到了半空中,随后发出了完不似人声的惨叫。

利用水幕的阻隔,亚瑟费劲力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前面跑去。只跑出去十几步远,后面追击的脚步声便再次响起。

亚瑟已经彻底陷入了绝望,未知的敌人,出手就要制自己于死地,那些神秘杀手这么快就再次找上来了吗?

脑后破风声响起,亚瑟只来得及缩了一下头,后背便被重重的砸了一下,又一口血喷出,亚瑟扑倒在地。

骨头仿佛被砸断了,这一次,亚瑟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破风声再次,这一下依然是奔着亚瑟脑袋的。

未等打击落在头上,亚瑟就彻底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亚瑟悠悠的醒了过来。

亚瑟睁开了眼,映入眼中的是粗糙的原木屋顶,自己躺在床上,旁边还有温暖的火光传来。

自己确实活着,只是亚瑟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己是如何活下来的,依稀记得自己失去知觉前那一击已经打向了自己的头。

亚瑟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上身赤膊着,受伤的部位已经缠上了纱布,“到底是谁救了自己?”

“你醒了?”或许是听到了屋里的动静,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走了进来。

亚瑟一下愣住了。

“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见到我很惊讶吗?”

“你,你是夏拉!”望着眼前一身黑色镂空皮甲的女兽人,无数的记忆瞬间涌入亚瑟的脑中。

“那个混蛋醒过来了,我要杀了他!”

夏拉身后,两个兽人听到动静之后也走了进来,一个是身形魁梧的暴龙族人,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另外一个是个独眼狼人,那只阴冷的独眼正盯着自己。

两个兽人的身形让亚瑟瞬间记起,就是这两个兽人晚上袭击了自己!兽人和人族世代仇恨,这就解释通了为什么对方一动手就下了死手,但最后又是谁救了自己呢,夏拉吗?

那个独眼狼人虽然一进屋就喊着要杀自己,却并没有动手。

“亚瑟,你个狡猾的家伙真是命大!这都死不了!”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年轻狮人走了进来。

暴龙人隆东和狼人“独眼”往两边闪开,并微微躬身,狮人走到近前,眼睛盯着床上的亚瑟。

“莱昂,你这个混蛋,我就知道是你!”

六年不见,现在的莱昂再也不是当年那头易怒的小狮子,年轻的狮人一头金色的长发,额头宽阔、阔鼻海口,硬朗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傲气和杀气。

人类的豪门贵妇就喜欢莱昂这种类型的兽人,英俊帅气,在床上勇猛无比,比自己油腻、大腹便便的男人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是我救了你,你应该向我道谢。”

“你欠我一条命!”

“你们人类杀了我母亲!”

“兽人也杀了我母亲!”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这就是人族和兽人的世仇,每个人都有亲人和朋友死在对方手中,仇恨浓的永远也无法化解。

“我不会放你走的!”

“你现在可以杀了我,来吧,兽人勇士!”

“你不用刺激我,那一套对我没用。”

“那你还在等什么?动手吧!”

莱昂忽然笑了,“亚瑟,你还跟小时候一样狡诈,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你说的没错,你当初偷着放了我,我欠你一条命!但我昨晚没有杀你,这条命已经还了。但你要是想离开的话,我们得做一个交易?”

“我不会和你做任何损害人族利益的交易的!”

“不,我保证这个交易不会损害人族的任何利益,相反,你们人族的任何一个战士都愿意做这件事!”

亚瑟认真想了一下,“如果不损害人族的利益,报酬值得冒险的话,我不介意跟兽人做笔交易!”

莱昂摆了一下手,连同夏拉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了莱昂和亚瑟两个人。

莱昂高傲的目光盯着亚瑟,“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

亚瑟撇了撇嘴,“那可未必,你还是先说打算干什么吧?”

莱昂压低了声音,开始和亚瑟谈这笔神秘交易。

亚瑟一直面无表情的听着。

莱昂说完之后目光直视着亚瑟,“怎么样,干不干?”

“如果你以兽神的名义起誓,我可以相信你。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干?”

“如果你愿意干的话,到时候我会想办法通知你,其他的跟你无关。”

亚瑟也没有再跟莱昂废话,“好,这笔交易我同意了。”

两人拳面轻轻碰了一下,这是兽人间信守承诺的手势,这笔交易算是正式达成。

“你现在自己能走了吗?”莱昂忽然冷着脸问道。

亚瑟将脚挪下床,试着用了一下力,“可以了。”

“能走就赶紧滚吧,这里不欢迎人类。”

亚瑟轻笑了一下,一句话也没有说,收起床边的藤甲、巨剑,套上一件武服,直接往门外走去。

“亚瑟。”莱昂忽然在身后叫道,“那件事完了之后,再在战场上遇到,我会亲手杀了你!”

亚瑟回头冲莱昂一笑,“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