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跟他拼了!”洪水斌猛地使出拔刀术往婆罗门亚朋攻去,现在胜利已经属于他们,此时不搏更待何时,可不是每次婆罗门亚朋都会被他们两人一齐围攻的。

婆罗门亚朋一直防备着洪水斌的拔刀术,他在这招上吃过亏,所以一看到洪水斌手上的动作,就立刻做出了反应,用金色禅杖点向洪水斌手腕。

婆罗门亚朋这么做的目的是逼洪水斌移动手腕,这样拔刀术就无法继续施展下去。

洪水斌不能让禅杖命中自己,他的手腕无法与武器相提并论,被击中那就跟废了没有区别,转过手取消了拔刀术,从婆罗门亚朋身侧冲过。

这是洪水斌施展拔刀术以来的第一次失败,他与陈凤模拟战斗了许多次,每次都可以很顺利的使用出来,婆罗门亚朋的适应与洞察力可见一斑。

成功破解了洪水斌拔刀术后,婆罗门亚朋还想转身对正努力控制机甲稳下的洪水斌,却被连续几道光束阻止,在看到洪水斌失手后,陈凤及时进行了支援。

洪水斌再次折返回来发动进攻,他准备把自己的攻击能力最大化的发挥出来,他不信婆罗门亚朋全部都能一一化解,总会有一次让自己得偿所愿。

陈凤也开始施展光束牢笼,虽然说浮游炮的能源所剩不多,但是组建出一个小型的光束牢笼问题不大,能将婆罗门亚朋方圆十几米范围笼罩进去就足够了。

婆罗门亚朋注意到了陈凤的举动,对于陈凤的光束牢笼,他同样非常忌惮,若是被陈凤成功的施展出来,破坏力比起洪水斌的拔刀术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婆罗门亚朋很想把四周的光束统统击碎,看洪水斌却一直追着他猛攻,不给他太多做其他事的机会,两个人对攻了好一阵,空中集结的光束已越来越多。

浮游炮能源见底,陈凤不敢再拖下去开始调整光束牢笼向婆罗门亚朋包去:“水斌小心避让,我开始攻击了!”

洪水斌双脚踩在金色禅杖上用力一踹,逼婆罗门亚朋不能加速摆脱出去,婆罗门亚朋眼看前进无望便向后方退去,想从另一个方向逃出光说不练笼罩范围。

妩媚牛仔的诱惑

陈凤早就预料到婆罗门亚朋会这样做,所以他手中两柄光束步枪已经对准其后退的方向很久了,一看到“大梵天”调头飞行,手指即刻扣下了扳机。

又是数道光束一掠而过,再次将婆罗门亚朋拦下,婆罗门亚朋为了能够再去帮助己方机甲部队撤退,所以不愿意在和陈凤与洪水斌的战斗中消耗太大影响自己实力。

陈凤正是看穿了这点,特别用光束对准“大梵天”的四肢射击,这些部位受损可能对特机来说并不是很严重,但却能让婆罗门亚朋无法落地且不好使用金色禅杖。

婆罗门亚朋被阻挡在了后退途中,那边洪水斌又将“烛照幽荧”变型成猎鹰形态再次飞了上来,巨大的双翼和鹰嘴往“大梵天”身上招呼,撞的砰砰直响。

两人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婆罗门亚朋最终没能够在光束牢笼围住他之前挣脱出去,但他不是等闲之辈,既然自己逃不掉那就多拖一个人下水吧。

洪水斌在阻挡婆罗门亚朋后发现自己走不了了,对方在被攻击之后用手抓住了“烛照幽荧”的右翼,让他险些失去控制,因此留在了光束牢笼之中。

见洪水斌没能脱身,陈凤当然不能让光束牢笼继续保持原有的状态进攻,他再疾射出几道光束改变光束牢笼内光束的方向,最大程度避开洪水斌驾驶的“烛照幽荧”。

光束从“烛照幽荧”的身侧飞射而出,保持对婆罗门亚朋的攻击,在连成串的攻击下,婆罗门亚朋举步维艰,陈凤的光束牢笼竟有如此威力,让他着实有些心惊。

好不容易才把周围射来的光束击碎,洪水斌又调整好了姿态攻击过来,婆罗门亚朋头更大了,现在他可谓是进退两难,进的话无法快速击溃洪水斌,退的话又没法脱离光束牢笼,再继续这样下去他的处境会越来越危险。

不过婆罗门亚朋并没有着急,在情况越是不利的时候就越要耐心,沉得住气才能找到翻盘机会,他觉得陈凤与洪水斌不可能再维持这样的攻势太久,自己能撑到改变的那一刻。

现实与婆罗门亚朋预计的差不多,陈凤经过了在西南军区主基地的战斗,再一路疾驰飞到前线战场上,“破世”本身以及浮游炮的能源已经接近警戒水平,在使用光束牢笼之后对浮游炮的负担变得更大,被婆罗门亚朋的摧毁光束需要补充,很快就已力有未逮。

为了维持为婆罗门亚朋的压制,陈凤不能放弃光束牢笼,所以他用肩膀上的微型光束炮来协助光束牢笼的稳定,最大化发挥“破世”本身能源的作用。

婆罗门亚朋注意到浮游炮的攻击频率下降,再看到陈凤开始使用微型光束炮攻击,他知道对方的能源出现问题了,后面的战斗将会向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婆罗门亚朋并没有因此产生击溃对方的想法,因为陈凤的“破世”能源只是快见底,不是无法行动,而且旁边还有一个洪水斌,两人再怎么说都是能保护好自己的。

后面的战斗变数太大,在一方出现危机后势必会想其他办法进行改变,到时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会造成比较严重的后果,所以婆罗门亚朋主动提议道:“我们再打下去只会两败俱伤,不如就此罢手,不要再强迫自己了。”

婆罗门亚朋想要的是协助己方机甲部队撤退,个人的得失成败不是关键,即便他真的侥幸击败了陈凤与洪水斌又如何,旁边的机甲肯定能把他们抢回去;更别说失败了,失去战斗力的他绝对无法从周围密集的机甲中逃脱的。

婆罗门亚朋的提议是最好的选择,双方没有死战的必要,不如各退一步重整旗鼓,还能以更好的状态投入到其他地方的战斗中去。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