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没别的事,江禅机每天都会在射箭上花费一两个小时的时候,即使算不上可以跟拉斐媲美的神箭手,至少也能做到箭无虚发,绝对不可能在这样没干扰的情况下一箭射偏。

所幸,箭虽然偏了,凄厉刺耳的尖啸声依然呈锥形向前方扩散,并不需要特别精准,而且这种室内环境,声波会在墙壁之间反复激荡,盲射都没问题。

15号显然受到了声波的影响,皱着眉身体颤抖了一下。

不知道是因为受到尖啸声的影响,还是她本来就没打算痛下杀手,寒光闪烁的短刀在刺中33号之前就放缓了。

惊魂未定的33号实在不敢再往别处躲,生怕再送头上门,干脆俯身蹲下,然后就地一滚,滚到门口才敢站起来。

“……”

江禅机他们全傻眼了,他们想过15号可能很强,没想到会强得这么离谱。

就算是小穗千央她们在场也没有卵用,倒不如说幸亏千央没在场,他一箭射偏了没什么关系,即使误中同伴也未必会当场身亡,如果千央的激光射偏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凯瑟琳姐妹俩也是如此,她们在场也帮不上忙,杀伤力越强大的招式就像双刃剑,一旦有误伤同伴的可能,反而更加可怕。

唯一可能有用的是奥罗拉,她的远程范围攻击也许能克制15号,存在这种可能,但问题是他们要的是活着的15号,而不是死了的15号,万一冰雹直接把15号和赵曼砸死,那也别指望找到宗主了。

最麻烦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15号用的是什么妖术邪法,虽然即使知道了也未必能打败她,但总好过像现在这样一头雾水。

“你的弓不错。”15号注视着他手里的尖啸骨弓,但是并没有停下左手有节奏的响指,“我听说过这种附带音波攻击效果的武器,但还是头一次见到。”

清丽少女桃腮杏脸着木耳裙美照

“但光靠这把弓是拦不住我的,你们也不用痴心妄想,刚才是最后一次警告,我对你们已经很宽容了,看在你们居然能找到我的份上,这是我给你们的奖励,但不要觉得我会一直手下留情。”15号再次抬起短刀。

她说的没错,之前的短暂战斗里,她确实一直处处手下留情了,否则当他们彼此攻击的慌乱期间,她有很多机会杀伤他们。

江禅机沉默片刻,说道:“依依,放开她吧。”

陈依依一愣。

“不行!绝不能放她们走!”33号倔强地咬着牙,用短刀指着15号,“用不着你假惺惺地手下留情!有本事你就杀了我!除非你把宗主大人交出来,否则我绝不领情!”

“33号!”

22号拿出身为高序号者和前辈的威严,喝令道:“闭嘴!不要再说了!技不如人,还有什么可说的?撒泼打滚什么的,太难看了!”

要论找回宗主的迫切心情,22号肯定比不过对宗主怀抱着更多感情的33号,这只是相较而言,她也很想让宗主平安归来,但她毕竟年长几岁,做事会更多的考虑分寸,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把命全送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能找回宗主吗?她可以为宗主死,但不能像这样死得毫无价值,至少要把相关信息通知2号。

33号戴着面罩,大家看不到她脸色的剧烈变化,但能从她眼神的波动中体会到她内心的挣扎。

几秒后,33号终于缓缓垂下了短刀。

“这就对了嘛。”15号也轻松地收起刀,但是响指依然在打。

陈依依看看大家,无可奈何地收回匕首。

赵曼像是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摸着脖子上被匕首压出的痕迹,心有余悸地跑到15号身边,死死地盯着陈依依。

“她就是你找到的摩利支天菩萨转世者的候选人?”江禅机看着赵曼。

“没错。”15号点头,看向陈依依,“虽说好像在初次见面时就输了一筹。”

“趁人不备背后偷袭算什么本事?”赵曼不服气地瞪着陈依依,“不就是偷袭吗?我也会!”

说着,赵曼迈步走向陈依依,第一步踏出之时,她的面前和身前就突然涌现一道淡淡的黑气,而随着这一步的踏下,她像是走进这道淡薄的黑气里,身体消失了,而随后黑气也消失了。

大家目瞪口呆之际,在陈依依的后方又涌现出黑气,赵曼从黑气里走出来,她本想依样画葫芦地从背后制住陈依依,但等她出来的时候,陈依依却不见了,她明明记得陈依依就站在那里的……

“你在找我?”

陈依依再次出现在赵曼身后。

赵曼的第一反应是先捂脖子并且跳开。

“你……你……”赵曼指着陈依依,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15号眼神闪动,饶有兴趣地盯着她们,刚才她一直盯着陈依依,在她看到,陈依依只是在赵曼重新后又转身绕到赵曼身后,这么很简单的动作,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为什么赵曼却看不见陈依依?

难道是因为赵曼短暂地没有注意陈依依,后者就抹除了自己在前者眼中的存在感?而且其他人因为一直都不间断地盯着陈依依,所以在大家眼中,陈依依是一直存在的?

赵曼和15号对陈依依深感震惊,而江禅机他们何尝不是对赵曼深感震惊?

这是瞬间移动的能力吗?

好像不是,因为瞬间移动顾名思义,是在这里消失的瞬间就在那里出现了,而赵曼并不是这样,她的消失和出现存在间隔,跟普通人走过这段距离的时间差不多,但地上的草坪没有起伏,大家不知道她是怎么走过去的。

尤其是陈依依和33号,她们知道赵曼在她自己卧室里消失,又重新出现在书房里,而卧室门和书房都是关着的,这证明空间障碍物对她没有作用。

她们明白了赵曼为何能自由出入黑市酒吧,无论是雨廊还是门板或者墙壁,对赵曼都不是问题。

赵曼像是从另一层空间里“走”到目的地。

在场者里,最震惊的是江禅机,因为沉寂很久一直在猥琐发育的鱿鱼须在湖中兴风作浪,一条巨大的触须甩出水面,在岸边的泥土上写下几个字:我要她。

这是鱿鱼须头一次以正常手段跟他交流,而不是猜哑谜。

它不知何时学会了他的语言,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它想要她干什么?反正肯定不是想请她吃烧烤鱿鱼须。

根据他以前连蒙带猜的哑谜,鱿鱼须作为鱿鱼须种族开发的鱼工智能,一直在想方设法为实现鱿鱼须种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但问题是目前这个宇宙并不太适合鱿鱼须种族的生存繁衍,大概是因为大爆炸的宇宙参数不尽相同。

它想借助他来寻找适合鱿鱼须种族生存的宇宙,但这就太难为他了,这让他怎么找?就算找到之后又怎么进入另一个宇宙?像传说中的一样肉身破碎虚空吗?

他寻思,鱿鱼须对赵曼的反应如此激烈,难道是它觉得她的能力对它有帮助?

只要不伤天害理,不对人类文明造成威胁,不对他自己以及他的家人朋友形成伤害,他愿意帮它一把,但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如果不能打败15号,就不能对赵曼做什么,也许鱿鱼须可以杀死15号,但不能强迫15号吐露宗主的所在。

“好啦,两位都是一时瑜亮,其实转世不转世的我不在乎,也只有宗主会那么在意。”15号对赵曼招手,“咱们走吧。”

赵曼又羞又恼,这次出手非但没有挽回面子,反正更加丢人。

她低头走到15号身边——大家都看到她跟15号近在咫尺,身体紧挨着,她却像是不知道15号在哪似的,胡乱伸手划拉。

15号伸手拉住赵曼的手腕。

赵曼再次发动能力,她牵着15号,黑气再次于她身前出现,而她就像是牵着15号走进一道现实中并不存在的门里,消失了。

不过,在她们消失之前的瞬间,15号已经停止了打响指,也可能是她打响指的声音传不到黑气之外,江禅机搭弓拉弦,一箭照着黑气射过去。

箭支上附着另一股淡淡的黑气,是微型鱿鱼须。

黑气消失了,仿佛一道门关上了,而箭和微型鱿鱼须也跟着消失了。

其他人以为江禅机是想尝试趁机偷袭15号,见没有成功,也就没有在意。

“切~”米奥已经恢复人形,叉着腰撇嘴,“这就是邪恶大魔王的实力吗?果然有两把刷子……本学姐今天状态不好,下次再见到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33号颓唐地跌坐在地,摘下面罩失声痛哭。

被15号跑掉了,赵曼以后肯定不会再回来,起码短期内不可能回来,他们的线索彻底中断了。

22号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眼泪也掉下来。

两人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江禅机安慰道:“先别着急,天无绝人之路,她们未必能就这么跑掉,说不定我有办法找到她们。”

在微型鱿鱼须消失在黑气里之后,湖里的鱿鱼须本体一直举起一根触须悬在空中,像雷达般360度旋转,像是在搜寻什么?

他猜测,会不会是微型鱿鱼须和本体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一旦赵曼她们重新出现于现实世界,它就能锁定她们的方向?

他刚才起意射箭,是因为一条微型鱿鱼须主动缠绕于他的箭上,他大概猜到它的意图,再说射一下试试也不会怀孕。

33号和22号惊讶地止住哭声,泪眼朦胧地望着他。

“你有什么办法?”22号问道。

“咳!这个……”江禅机抓了抓头发,“我还不太确定,但是有七八成的把握吧……先不说这个,15号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你们作为同僚难道不知道吗?”

22号摇头,“有些同僚的能力是保密的,不过2号肯定知道。”

33号盯了他一眼,用手背抹掉泪水,掏出手机,给2号发了一条信息,简单说明今天晚上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2号回信了,她果然知道15号的能力。

“15号的能力并不是你们猜测的催眠或者瞳术,而是她打的响指。”

“15号的响指是某种音波攻击,攻击目标是你们耳部的前庭,令前庭的空腔和半规管里的淋巴液产生共振,从而影响你们的平衡性、协调性和方向感。”

“你们打不到她,是因为你们认为她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她真正所在的位置,你们的方向判断出现了误差,而你们躲不开她的攻击,甚至主动跳到她的刀前,也是同样的问题,她干扰了你们的平衡感与方向感。”

“15号是本学院的秘密武器,她的存在就是为了对付其他大型组织的,她被宗主大人钦点为‘团战首席’,越是人多的混战对她越有利,敌人一出手,自己先自相残杀折损大半……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我也不会把她的能力说出来。”

江禅机他们这时才如梦方醒。

耳蜗的感知原理比较复杂,简单来说,纤毛浸泡在淋巴液里,当外界空间产生变动时,淋巴液的流动令纤毛向某个方向倒伏,与之相边的神经将信号传递给中枢神经,人体就会本能地做出姿势改变以保持平衡,人体如果主动改变姿态,比如奔跑跳跃,同样是类似的信号传递过程。

这些感官的精度有限,也没有像仪器一样经过数值校准,天生就有误差,但是没关系,人脑很聪明,会随着身体的成长慢慢适应误差,并且根据视觉反馈来脑补自己的实际运动。

一旦淋巴液的正常流动被15号的响指干扰,误差被大大增加或者大大减少,人脑短时间内适应不了新的误差,还按以前的旧误差来脑补自身的运动……这就出问题了。

即使你把自己的身体练得如同钢筋铁骨也没用,你再屌能把自己耳内的淋巴液也练成固体?要是真把淋巴液练成固体,也就彻底没法感知平衡了。

别说江禅机他们今天吃瘪了,即使李慕勤这个等级的强者在现场,可能照样也要吃瘪。

标签:

推荐文章